乐视资不抵债诉讼如山 复牌或是痴人说梦

磐石之心 2017-07-13 11:23 阅读:381

“贾跃亭走了,我家的乐视电视突然没有声音了。”

一个好友最近跟我抱怨,几个月前买的电视,这几天突然没有声音了,天天看哑剧。我不厚道的笑出了声,莫不是最近乐视遭众伐,讨债声声声入耳,逼得电视君不得不罢工装死了?

自去年乐视危机爆发以来,乐视旗下的一系列板块遭到讨债问题。然而屋漏偏逢连夜雨,供应商、合作伙伴的接连起诉,员工讨要工资早已见怪不怪,就连招行最近也在“雨天收伞”。

那么,我想对混不下去的乐视说一句:

供应商讨债未果终起诉

无本之木不能成舟,无源之水终将枯竭。去年11月6日,贾跃亭曾公开表示,公司发展节奏过快,近几月供应链压力剧增,导致供应紧张。这就间接回应了拖欠供应商款项的问题。缺钱,一直是乐视发展中无可回避的问题。于是,在今年的危机中,供应商登门讨债倒也显得有理可证。



今年6月,乐视手机陷入供应商讨债风波。6月1日至6日,除去双休日,每个工作日都有人在乐视大厦的楼下要债虽然有关负责人与之进行谈判,但是谈判结果并不让人满意。A股上市公司明家联合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子公司及控股孙公司近日因广告合同纠纷诉讼乐视系多家公司,乐视网等四家公司合计欠款超6000万元。



据供应商反映,拖延已成了乐视一贯做法。从去年10月开始,乐视以“公司内部流程调整”理由拖延款项支付时间。“目前北京朝阳法院已经受理了该案件,正在等待一审。”木已成舟,乐视供应商的起诉莫不是在源头上给了乐视一刀?没有供应商的信任,乐视产品之路想要走下去,还真是举步维艰。

银行雨天收伞

有消息称,贾跃亭夫妇及乐视系3家公司(主要涉及乐视手机业务)的12.37亿元资产,目前已被司法冻结。乐视控股在乐视影业中的股权,也遭到5起司法冻结,涉及上海、北京、山东济南三地的法院。



乐视控股在乐视致新中的股权,遭到4起司法冻结,其中一起冻结已解除,涉及北京、上海的法院。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曾3次冻结乐视致新5743万元股权,其中一起已经解冻;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也冻结了乐视致新5743万元股权。从执行通知书的文号看,这些冻结均发生在2017年。此外,乐视控股在乐视云计算有限公司中的股权也遭到两起司法冻结。

招行上海分行的举措对贾跃亭来说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在抵押资产能够覆盖债务的情况下,招行依旧率先冻结抵押资产代表了一种态度,“晴天送伞、雨天收伞”是银行最基本的措施。



合作伙伴索要分手费对簿公堂

去年乐视准备以20亿美元收购的美国电视制造商Vizio公司,后因重大现金危机收购告吹,而现在Vizio公司又趁乱想在乐视资产冻结之时就一亿美元的买家终止费收回权益。



不得不说,这还真是火上浇油,听起来,Vizio像是掌握重要证据,对于乐视一开始的交易初衷显得有所怀疑,,诉状称乐视首席执行官,董事等对企业健康情况造假,误导Vizio高管,利用宣布合并来试图获得与之相关的大型企业客户和关键决策者为己所用等。突然感觉假药停像是要被美国法律敲诈了。这把火烧的,Vizio还真是会选择时机啊。战略伙伴说抛弃就抛弃的例子也不少见,早在12年央视就因转载《舌尖上的中国》起诉乐视,而后又以转播15年春晚再次起诉。不得不说,总这样被自己的战略伙伴抛弃,不知贾跃亭内心是不是有一万头骏马奔驰而过。


与此同时,员工的声讨也不绝于耳。7月6日上午9点,位于北京朝阳区东四环边上的乐视大厦,大堂已被来乐视讨债的十几个人“占领”,据说讨债者休息时使用的瑜伽垫还是统一购买的。讨债者给前来上班的乐视员工留了一条通道,乐视员工们在他们播放的“乐视还钱!贾跃亭还钱!”的高音喇叭声中穿梭打卡。


俗话说,病来如山倒,乐视多年以来积累下的弊病终于在今爆发。危机也不是一天造成的,那也是长时间的企业弊端累加。事业更不是吹出来的,底气在于技术的累计储备和创新,没有核心竞争力的企业靠炒作确实能红一时,但必定不可能长远。

贾跃亭不卖假药选择辞职,打造乐视帝国荣衰史的他却还在做着汽车梦。也许,汽车梦又是一套骗局,而且是其逗留美国的借口。都说阳光总在风雨后,不知道乐视经历这么多的风风雨雨,还能不能等到阳光普照的那一天呢?

如此危机之下,不知道乐视还如何复牌?10月18日股民们还能等到这一天么?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38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