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 | “少年”张亨德筑梦分享住宿

中国经济信息 2017-07-13 10:50 阅读:0
摘要:图:住百家创始人兼董事长张亨德摄影/姚尧分享住宿和传统酒店是两个极端,张亨德想将它们合二为一。文│本刊记者 姚尧“我的目标是成为中国未来最大的酒店集团。”刚过而立之年的住百家创始人兼董事长张

图:住百家创始人兼董事长 张亨德 摄影/姚尧


分享住宿和传统酒店是两个极端,张亨德想将它们合二为一。

文│本刊记者  姚 尧

“我的目标是成为中国未来最大的酒店集团。”刚过而立之年的住百家创始人兼董事长张亨德看着《中国经济信息》记者,认真地说。

张亨德语速惊人,过目不忘,确有傲人资本。在海外分享住宿的红海中闯荡5年的住百家,已在全球800多座城市,拥有30万套客房,市场占有率超70%,估值超过10亿元,可谓独领风骚。张亨德的经历也颇为传奇,扛过枪、留过洋,好好的家族企业不做偏要创业,自嘲“命苦,折腾”。他的内心住着一个坚韧的“少年”。


锁定分享住宿

分享住宿又称非标准住宿,不同于传统酒店,是由个人业主、房源承租者或商业机构为消费者提供的除床、卫浴外,更多个性化设施及服务的住宿,包括客栈、民宿、公寓、精品酒店等等。

进入这一领域,对张亨德而言确有渊源。2011年,在取得美国密歇根大学工商管理学士学位后,一个对其一生产生重要影响的人来到他面前——舅舅。

“我舅舅是知名房产经纪公司我爱我家的联合创始人。刚毕业我就被委任为我爱我家的副总经理,负责包括公司旗下的套房酒店(类似民宿)等业务。那是Airbnb(全球最大的短租网站)在全球大行其道的时候,年增速高达800%,我们的套房酒店也常常爆满,这让我看到了非标准住宿的魅力。”张亨德回忆道。

当他向对自己寄予厚望的舅舅开诚布公地讲出自己的想法后,却意外获得了舅舅的支持。“无非是换个方式合作嘛!”他说。随后他把全部积蓄投到香港,租了30多套房,做起了“民宿房东”。最终成为Airbnb和Wimdu(欧洲最大的短租网站)上最大的香港房东。

“为了省钱,我从深圳购买材料运到香港统一装修,一年能赚百万元左右。证明之前的想法的确行得通。”他说:“在美国我就知道直接copy Airbnb的模式行不通。而香港距离近,与国外有相似性,可以作为试验田,探索新的商业模式。”2012年,张亨德正式创办了住百家。 

张亨德那时思路已相当清晰。他认为,传统酒店最大的问题是由标准化导致的“缺乏个性”,而非标准住宿虽个性有余,但又缺乏“行业标准”。“我们在旅行时的需求是多样的,居住的环境应该是有一定规范和质量保障的,要足够安全。同时还需要包括中文服务,周边旅游等配套服务。所以住百家的产品应该是以住宿为核心的,个性化的旅游产品,而这一目标直至今时今日也不曾改变。”


烧大钱,玩不转

2011年,Uber的分享出行和Airbnb的分享住宿模式开始在中国出现。2014年到2015年,类似的分享经济开始井喷。2016年,共享经济步入黄金时期,出现了共享单车。在去年的全国两会上,“发展分享经济”甚至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同属分享经济的非标准住宿行业竞争也日趋白热化,创业者与资本都相中了这里。

2011年可以看作中国的非标准住宿元年,当年途家网上线运营不到半年就完成了 A轮融资。此后,住百家、爱日租、蚂蚁短租和小猪等玩家相继入场。

2015年,Airbnb完成15亿美元融资,估值达255亿美元。住百家也完成了D+轮融资,仅海航就累计投资约1.4亿元。2016年4月22日,住百家在新三板挂牌交易,成为国内首家登陆资本市场的非标准住宿电商和共享经济企业。

住百家看似一帆风顺,其实不然,在最惨淡的日子,甚至经历过“出售危机”。

据《探寻独角兽》一书记载。2013年初,张亨德已经拿到天使投资。而到2014年年初,公司账面只剩几十万元,深圳的办公室也搬到了居民楼,一些投资人出现了动摇,公司面临被出售的命运。

当时Airbnb正在招聘中国区CEO,有人联系张亨德,并给出百万年薪的优厚待遇,但他放弃了。张亨德说,“在最艰难的时候,人就靠信念支撑。”此后,他继续给住百家找投资,打算重整旗鼓,并不断地反思自己的过失。最终,他找到了问题的症结,即缺乏互联网经验。

那时住百家已拥有2万套海外优质房源,但流量一直上不去。只是OTA(在线旅游代理商)的供货商,没有自己的品牌和产品。加上OTA们对独具特色的海外非标准住宿缺乏宣传,致使住百家的优势一直被深深雪藏。

在认清这点后,张亨德开始发力流量。他找人开发网站,做App,并找到了当时还在百度,做过百度凤巢、爱乐活等产品的邹鑫出任住百家COO兼联合创始人,一步一个脚印地提升流量,最终站稳了脚跟。

张亨德也清晰地意识到,相较于其他分享经济形式,分享住宿的“赛道更长”,靠烧钱玩不转。他说:“因为市场非常大,几个比较大的企业是各据一方。同时旅游消费频次较低,烧钱拼用户显然无济于事。”


有标准的“非标”

“一屋一世界,百家百色彩”是张亨德对非标准住宿的描述。正如一个硬币有两面,在个性化的背面是缺少标准,这成了行业最大的难题。他说:“现在的客人只能在标准和非标准住宿之中选择,但我的想法是在个性化基础上实现标准化。这并不矛盾,酒店业也在推出精品酒店或者子品牌,进入非标准住宿领域。”

2017年6月24日上午11:52,海南航空旗下天津航空公司的GS7943航班由包头机场起飞,飞往俄罗斯伊尔库茨克。此外,内蒙古住百家新天地国际旅行社还开通了包头至越南芽庄的旅游包机航线。

“包头就好比一个实验室,我想将非标产品标准化,从搞‘零售’到搞‘批发’。在满足用户对个性化的需求时,也让品质达到相当标准。”张亨德说。

今年4月,住百家发布了非标准住宿行业的标准化体系,包括房源等级标准体系、运营管理标准体系、周边服务标准体系,希望通过该体系最大化提升用户体验。住百家展示的重点房源基本都经过实地考察,从6个维度,用160项标准进行衡量,并建立分级机制。张亨德说:“通过我们的甄选,用户好比在商超购物,可以放心。”

个性化住宿需要标准化服务作为保障。张亨德认为,“住百家最大价值在于服务,将民居进行一系列标准化筛选、精细化服务,让用户的旅行体验更顺畅、安全。同时,在价格上,住百家独栋公寓或别墅的人均价格,又远低于相同人数、同级酒店的价格。” 对家庭、三人以上同行的客群有极大吸引力。

住百家的经营模式有别于Airbnb,类似于天猫和京东的合体。张亨德介绍说,“我们以用户需求为核心进行延伸,提升用户体验,最大限度地满足用户需求。所以在标准化甄选外,还做热门目的地自营住宿,提供海外管家服务、接送机和机票预订等。”

在技术方面,住百家引入实景3D技术,推出了VR实景看房功能,让用户在入住前就对房屋有更真实的体验,并以大数据为基础做精准营销。

国家旅游局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目前共有因私护照约7千万本,未来五年将达到2.1亿本,增长2倍。而2016年,中国出境旅游人数已达1.22亿人次,个性化、定制化自由行需求逐步上升,海外非标准住宿市场潜力无限。张亨德的梦想或许可以实现。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