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的谬望:重蹈乐视帝国荣衰史?

歪道道 2017-07-10 09:09 阅读:1.1万

去年11月初,我发布了一篇讲乐视造车会不会像锤子手机一样的文章,提醒乐视,由于其业务线过于复杂,而造车又是一个及其烧钱和需要门槛的领域,需要注意别像锤子手机一样,产生资金链断裂的问题。

那时候的锤子手机,正因为资金问题而负面缠身。而那也应该是乐视危机爆发前,为数不多的质疑其模式的分析文章。

出于跟红顶白的惯性思维,很多观点对我观点不能赞同,并认为乐视的生态化反的及其强大,造车又是一个极其有前景的领域,不太可能会出现问题。甚至认为作为一个互联网观察者,不应该唱衰一家这么有创新和拼搏精神的企业。

而短短两三天之后,贾跃亭的一封公开信,却证明了我的推测。

如今,在我看来,正在疯狂扩张的美团,未来可能面临的问题将会更严峻。稍有不慎,就将重蹈乐视覆辙。

两个“帝国”,一种“枭雄”

历史总会有着惊人的相似,被裹挟其中的人,往往也有着一些相同之处。美团王兴和乐视贾跃亭,从某种角度来看,便有着高度的重合。

两人都是那种大变革时期都会出现的一类人。他们起于阡陌,虽命运多舛,却雄心勃勃不安于现状,他们总会对出现的机遇异常敏感,甚至为了抓住它,敢于放手一搏,对豪赌极其狂热而好斗。

在如今这个不断变化的商业时代,是他们最为喜欢的舞台。

纵观贾王二人,都是距离成功只有或者曾经只有一步之遥的那个男人。

王兴是一位连续失败多次的创业者。校内、饭否之后,如今,王兴离成功似乎正越来越近,其一手创办的美团,被看做有可能会成为下一个BAT。不过值得一体的是,校内和饭否时期,也出现过下一个XX巨头的论调,但最终失败。而他的奋斗史也因此备受传播,创业圈甚至一直流传着互联网欠其一次成功的美谈。

贾跃亭的前段创业史与王兴极为相似。也是一位连续创业者,农村出身的他,发家史在坊间传闻之下更是充满传奇色彩。贾跃亭口才极佳,融资能力极强,在以此一步步创建了乐视帝国之后,贾跃亭也等登上了人生巅峰,一度和马云、马化腾、李彦宏、雷军齐名。人送外号中国贾布斯。

除此之外,两人似乎都非常喜欢挑战别人并且有着极其强大的自信心。

贾跃亭在乐视危机之前,经常宣布乐视要挑战一些行业巨头。甚至一度公开宣称要以一敌三,单挑BAT,在微博上,贾跃亭兴奋地说道:“够山大、够孤胆、够兴奋,会壮烈Over还是会创造奇迹?”

现在看来别有一番黑色幽默。

而王兴也正在意图通过多个业务的扩展,来挑战各种强大的敌人。他对因此所产生的越来越多的对手,回应称储量不是问题。并应有古人说“自返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认为只要扪心自问做的事情是不是对的,如果是对的、该做的,哪怕对手如林,还是要义无反顾。

王兴此番言论颇有当年贾布斯大战诸强的霸气。而除此之外,两人也都特别喜欢发明新词和概念。

贾跃亭曾经发明了一个概念:由垂直整合的闭环生态链和横向扩展的开放生态圈共同构成的开放的闭环生态系统。这个概念时至今日,很多人都不明白。当然,贾跃亭最为著名的就是“生态化反“了,这甚至一度成为了乐视的标签。

而王兴之前最为热门的一个概念是,经历了这么多年的发展,互联网已经进入了下半场。而最近,王兴创造了一个新词叫做“谬望”。王兴说他发现公司里最糟糕的事情是设定一个根本达不到的目标,因为那个战略定位一开始就是错的,这就是所谓的谬望。很多人为这个词拍案叫绝。

与大多数人为敌多数下场惨淡

事实上,如今的美团点评的多元化,正在越来月让人看不懂。而事实上,纵观国内的互联网环境,我们会发现,绝大多数像美团点评这样量级的公司,比如滴滴,比如头条,都会有一个清晰且运转良好的商业模式。

能让人直呼看不懂的,恐怕除了美团点评,就只有风雨飘摇的乐视了。

实际上,乐视把整个业务称之为乐视生态,而每一条业务线都称之为子生态。贾跃亭似乎全指望,一旦合拢产生点所谓化学反应,就能出来一个特别牛逼的“生态化反”。但遗憾的是,每个生态都遇到了领域内最强的对手,导致其投入资金过高,最终以失败告终。

其实,在2015年的时候,王兴也提对美团提出,要做生态建设。随着了似的深陷危机,生态这个词正在逐渐边缘化,美团的一系列业务扩张,变成了多元化。

不断拉长业务线的美团,正在越来越被业界质疑边界在哪里。而在之前,乐视最大的争议也是边界问题。

那时信心满满的贾跃亭认为:乐视生态的边界的问题,我们有清晰的定位。首先,这个产业链中的核心要素,我们必须自己掌握。只有掌握了核心要素,才谈得上专注和极致。垂直化整合不是不要专注,但是我们认为专注不够。

专注只是垂直整合的一个必要的条件。一家企业如果埋头专注于产业分工,总有一天会被颠覆掉。在乐视,我们一直坚信产业链的协同才能最终创造出更好的价值和用户体验。

而对于多元化的思考,王兴与贾跃亭几年前的看法几乎如出一辙:太多人关注边界,而不关注核心。在科技变革的前半段,因为风险非常大,所以需要用小团队去探索。但到了后半段,红利变小,整合成为了释放红利的方式。这时候多业务的公司会比单一业务公司更有优势。

美团的多元化,和几个月前即将大崩盘的乐视极其相似,乐视的业务线包含手机、电视、体育、汽车、云计算等子生态,每个业务都没面临诸多行业巨头的激烈竞争,导致乐视最后因资金链断裂陷入危机。

而美团团购、外卖业务上面临饿了麽口碑们的竞争,酒旅一块,则挤满了携程、飞猪、途牛等重量级选手。打车领域,滴滴更是不给其意思机会。短租这一行,途家、小猪、Airbnb也正拼个你死我活,美团加入只是添乱。

可以说,跻身N个红海的美团所面临的竞对名单,从阿里巴巴到携程、去哪儿,再到滴滴、百度、饿了么,几乎国内叫得上名号的互联网公司,都到了它的对立面。可谓真的占据了互联网的变比江山,形式严峻的程度比起当初的乐视有过之无不及。

光环之下最容易出现灯下黑

自从美团疯狂扩张战线之后,麻烦就开始接踵而至。这让我想起一个词,叫做灯下黑。

所谓的灯下黑,从字面理解即指的是灯具下面的阴暗区域。因为古时人们的灯具多用碗、碟、盏等器皿,注入动、植物油,点燃灯芯,用于照明。照明时由于被灯具自身遮挡,在灯下产生阴暗区域。该区域的特点是离光源很近。而且火苗越两,灯下越黑。

现在的美团,似乎正处在这样一个在扩张光环下之下的危险时刻。最为突出的一点,就是美团的辟谣正在变得越来越常态化。这是一个非常反常的现象。

打开百度一搜“美团点评辟谣”,2017年美团点评从变相裁员3万、到高管“外戚帮”上演宫斗大戏、王兴表弟殷志华上位,再到估值下降三分之一,这些关于美团的负面可以说是层出不穷,而美团也一一回应,把一个企业能辟的谣通通辟了个遍。

反观之前的乐视也是如此,年初时就辟谣资金链紧张,结果请来孙宏斌补足了资金缺口;前阵子辟谣说乐视体育不会丢了五棵松的冠名权,结果“乐视体育生态中心”被摘牌了;乐视员工反映班车和加班餐都取消了,包括讨债风波,高层出走,乐视也都在辟谣。

那么问题来了。对于企业辟谣,多数都以打脸结束。所以,结果所有被乐视否认过的,最后都被证实了。而如今的美团到底在经历什么,也许还不足为外人道。

但是,出现灯下黑这一可能性,需要引起美团包括整个业内的重视,毕竟,一个乐视就已经够让人遗憾了。而一直亏损的美团,在疯狂扩张业务的同时,距离上次融资也已经过去一年多了。

彩蛋:王兴原创的新词可能来自哈佛教授

最后说句题外话,一个成功的企业家的确是要创造名言和鸡汤的。这样会有利于一个企业的品牌形象。而创造一个词,由于更短,难度更高,所以显得逼格也会更高。

在最近疯传的一篇王兴采访中,王兴称自己创造了一个新词,就是上文中讲到的谬望,也是本文题目的关键字。

而王兴对于这个新创造的词解释称,谬望指的是一个公司设定了一个不错的目标后,但它其实无法完成,因为那个战略定位一开始就是错的。很多人对于这个新词表示称赞,想必以后将在被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和普及。

王兴老师自称对公司、对中国、对世界、对中文都有责任。但是,相比较贾跃亭的生态化反,我觉得他的谬望一词是否如他所说是原创,还有待商榷。

因为谬望这个词,其实在2003年就已经有了。

创造者是哈佛社会心理学教授:丹尼尔·吉尔伯特。在《徒劳的追求快乐》一文中,他认为,错误的期望能直接导致在选择我们认为会给我们带来愉悦的事情上犯错误。他把这种情形称为miswanting

有没有发现和王兴提的概念有着非常接近的意思?

更有趣的是,同年也就是2003年,原新华社参考消息报社原译审王季良,将吉尔伯特提出的这个词编译称之为“谬望”。

很多人说美团和王兴始终没有做出一些颠覆性的东西。看来,即使在造词上,也还是如此。

也许,爱读书的王兴老师,可能真的不知道他抄袭了。就如他并不能准确的确信美团的未来一样。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1.1万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