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王者荣耀》:我的童年游戏与5岁儿子的游戏有什么不同?

磐石之心 2017-07-04 16:07 阅读:7900

暑假马上开始,孩子们要撒欢了。紧接着,一股针对腾讯《王者荣耀》的批判潮突然来袭。人民日报、南方都市等主流媒体一致性的指责《王者荣耀》让中小学生沉迷游戏,带来严重伤害。

接下来便是一些“老套路”舆论的交锋,家长一方认为这款游戏应该被禁止,而支持的一方则认为家长没看好孩子,这不能怪游戏。

所以谁都不愿去背《王者荣耀》伤害祖国花朵这口又重又臭的锅。所以此文不打算去讨论谁对谁错,只是作为一名5岁男孩父亲的角色谈下我的感受。

散养的童年不缺游戏

我出生在鲁南地区的农村,一直生活到我大学毕业才离开。儿时的往事已经记不太清楚了,但是有一件事却能勾起我许多回忆。

5岁那年,我的腿骨折了。记得那是一个月光明媚的晚上,在一个打谷场上堆着一垛麦秸。村里10多个年龄相仿的孩子,排着队在打谷场上玩游戏。游戏规则是排着队去踹那个麦秸垛。

每位小伙伴都比谁踹的更高,我记得玩了好多轮,满身是汗。也许是太累了,在其中一轮游戏中,我在踹到麦秸垛后跌倒了,然后腿十分疼痛。我一瘸一拐的走回家,后续的治疗省去800字(总之农村医疗条件太差,费很大力气才赶到县城打石膏)。

那次骨折在我脑海里留下深深的烙印,也让我记起儿时玩过的游戏。那时没有电视机,更没有游戏机,拍纸牌、捉鱼、掏鸟、火柴枪、爬草垛、河里游泳打水仗......大部分游戏都是在大自然里进行,而且成群结队。女孩则是跳皮筋、踢毽子居多。

在这些游戏中,有人捉鱼被淹死,有人掏鸟被摔伤,有人玩火枪被炸到,有人河里游泳溺水,孩子散养的年代意外随时发生,还好我还活着,并留下了许多童年美好回忆。

5岁的儿子与手机游戏

我儿子5岁了,在小区里也有几个同龄的小朋友,但是他们在一起玩的时候家长都紧紧跟在后面,生怕发生意外。他们玩耍的空间,仅限于小区内,不敢到外面,因为车太多,人太杂。

他们即使在一起玩,也只能比赛骑儿童自行车,好像再无其他游戏。他们大多数时间都在家里看电视,或者用大人的手机看动画片。我也不知啥时候竟然给自己的手机下载了连连看、泡泡龙以及《螃蟹先生》等小游戏,儿子从4岁开始就会玩这些游戏,而且从没人教过他。

特别是《螃蟹先生》,这款带有3D效果的闯关拯救小螃蟹的游戏,我竟然玩不过他。现在所有免费的关卡,他都玩了通关,剩下的是收费关卡,45元解锁所有,他恳求我给他购买,我一直没有答应。

我也在努力的不让他拿到我的手机去玩游戏,所以设置了密码。最近2个月,他又热爱上了听故事,所以暂时忘记了玩游戏。可是偶尔的机会拿到我的手机,也会两眼放光,马上打开游戏玩一局。

但是我能明显感觉到他玩游戏的满足感下降了,因为都通关了,就没了新鲜感。这就像是饥肠辘辘的人吃馒头,吃第一个馒头的时候,感觉很美味;第二个还凑合,第三个的时候获得的满足感就大大递减,这也是经济学中讲的“边际效用递减规律”。

所以我不给他下载新游戏,他就对旧的游戏渐渐失去兴趣。我觉得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这些游戏并不能带来现实中的满足感。无论是孩子,还是大人都有炫耀的心理,玩这些游戏无法在幼儿园同学中炫耀,所以没成就感。

听故事反而让其有成就感,因为他可以讲故事给别人听,获得称赞和掌声。

《王者荣耀》为何让孩子着迷

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亦或是将来,每一个孩子都是在玩游戏中长大的。在没有电脑和手机的时代,孩子们并没有因此不玩游戏,也是花样繁多。

那么游戏到底是什么?任何游戏的本质其实都是一个虚拟的世界,这个世界里有真实世界中人们无法获得的自由与满足感。

马斯洛将人的需求分为五个层次:生理需求、安全需求、情感社交需求、被认可的需求以及自我价值实现的需求。

每个人在内心深处都有伟大的梦想,这可能是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为所欲为的生活,万众瞩目的地位......但是在现实中,这些梦想的实现都及其困难,可谓是千难险阻。

然而在游戏中却能获得终极的“自我价值实现”需求。比如,我儿时玩拍纸牌比赛,我们用香烟纸折叠成三角形,在地上用手拍,谁能把纸牌拍翻就赢得纸牌。

那时候满处都是泥地,冬天十分寒冷,但是每个人还都带着自己的纸牌在冰冷的泥地上比赛。那时候手生冻疮的孩子比例很高。但是在这个游戏中,赢得纸牌多的人在小伙伴里就会被尊重和认可,这个游戏也是当时的社交方式。

我上文中讲儿子玩单机手机游戏,过关后就没新鲜感,主要因为这款游戏没有社交能力,无法让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发生关联。《王者荣耀》则真正实现了虚拟与现实的关系对接。

这款角色扮演类对抗游戏的特色在于玩家组队战斗,这本身就是一种社交。而且游戏限制了通过购买道具取胜的“金钱至上”,即使是一分钱不花,玩家也能通过团队协作配合战胜对手,取得成绩。

所以这款游戏兼顾了对抗、社交、公平几个原则,同时玩法十分简单。这让许多学生爱不释手,几个小伙伴组队战斗。这与我们小时候一起玩纸牌的游戏十分类似。

成绩出色的玩家,在小伙伴中的地位直线上升,获得了被认可、被尊重,也完全符合马斯洛的五层需求。

因此,对于《王者荣耀》这款游戏本身并没有什么值得批判的地方。关键在于当前孩子们是否沉迷于此游戏?由于这款手机游戏对马斯洛五个层次的需求皆有满足,直至最高的“自我价值实现”的需求,那就是成为游戏中的“王者”。所以让玩家持续陷入其中,难以自拔。

对于没有判断力和自我控制力的孩子来说,沉迷于游戏的虚拟世界,享受充分的自由,以及死而复生的能力,这都是现实世界无法给予的。

所以游戏制造商必须出台规定去限制孩子过度沉迷此游戏。腾讯现在推出的年龄限制、实名制、家长控制等措施也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

的确,手机游戏相比我们儿时玩的现实中的小游戏,它容易让人的现实世界与虚拟世界发生混淆,对人的精神有很强的侵蚀力。孩子的天性是玩游戏,但是对于《王者荣耀》这种手游,必须要进行规范与约束。

世界的尽头就是游戏

但是我们也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那就是随着技术的不断进步,虚拟与现实必将走向融合。特斯拉创始人埃隆·马斯克说,人类活在现实世界中的概率只有10亿分之一。

在游戏的尽头或许就是世界的尽头。当我们回望人类所创造的或简单、复杂、高尚、卑劣的游戏时,都会发现是人性在束缚我们,同时又将虚拟与现实生生的隔离开。

而当VR、AR技术不断成熟,人类终将完全丧失对虚拟与现实的判断能力,虚拟即现实,现实即虚拟,而那个时代或许就是世界的尽头。

当人类真正摆脱物质和现实道德束缚,在虚拟与现实交融的游戏世界里获得真正的自由之后。在那个世界的尽头,我们又如何去定义道德、人性?何为欲望,何为马斯洛的最高需求:自我价值的实现需求?(完)

各位读者,你玩《王者荣耀》么?你的孩子玩什么游戏?欢迎给我留言。

本文出自公众号磐石之心,关注该号,回复“开发商”,看万科为何让90后断子绝孙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790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