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他们心甘情愿跟着丁磊20年?我们对网易老员工做了个侧写

庐陵子村 2017-07-03 15:10 阅读:195

想要真正了解一家公司的价值观,首先要了解它的员工,特别是在公司创始时期就加入的老员工,他们作为一家公司的亲历者,可以说是企业文化沉积的“活化石”。那些在老员工身上存在的“共性”,就是一个公司企业价值观最真实的写照。

网易在20岁生日之际,找来了在创业初期就加入公司,平均在网易工作长达17年的“元老级别”员工做了个采访。在网易追求百年老店的历程中,这些员工在采访中谈及的点点滴滴,一定程度上透露出了网易这家互联网公司的衍进风格。

有情怀的企业:食人间烟火,却并不沉沦于世间淤泥

让人选择一个工作的原因有很多,比如“钱途”好、能实现财务自由,铁饭碗、工作稳定又清闲,大公司、说出去“倍儿有面”,有点小权,团队融洽、同事之间好相处。这些因素统统是外在刺激,因为究根到底它们都和工作本身无关。

如果一个人愿意去做一件事,不会过多地考虑这些外在的原因,仅仅是因为想把自己喜欢的事情做到极致,这就叫情怀。从网易元老员工的采访中,我们在他们和他们口中的丁磊身上看到了这种情怀。

在回忆网易创业初期的故事时,好几位老员工都不约而同地提到,那时候人不多,大家什么工作都要做,但是很开心,因为团队志同道合,一起为喜欢的事情努力也就不会觉得累。可以说,是对互联网的热爱,让这些年轻人在20世纪末互联网尚未形成一个行业时,加入网易。

而网易在20年里,也坚持兴趣管理和放权,保护这种深植于企业血脉中的热爱。前网易产品经理郭子威、蝉游记创始人纯银曾表示,在网易的5年多,都没经历过KPI文化,产品做得好与坏主要靠产品经理的内心热情来驱动,不靠金钱驱动,更不会为了完成数字而打乱节奏。

事实上,作为网易的创始人,丁磊本身就是因热爱而工作的典型。丁磊的朋友、财经作家吴晓波接受《人物》采访时,曾这样概括丁磊:“一个互联网的信徒,一个为兴趣而工作的人。”不论是网易公司本身,还是网易旗下网易味央、网易云音乐等产品,都很大程度是因为丁磊个人的情怀和兴趣而诞生。据说在网易云音乐面世之前,丁磊认为市场上的在线音乐都很low,于是他大手一挥,只留下一句“做音乐是为了灵魂的对话与沟通”,云音乐项目就这么被立项了。丁磊对音乐的热爱在老员工的采访中也得到了证实,据网易一位17年资深员工回忆,在网易公司还在广州好世界广场36楼时,丁磊常常在办公室把音乐播得很大声,让人印象最深的歌竟然是《青藏高原》。

网易的这种情怀还体现在自上而下“对钱看得很淡”,丁磊本身可以说是在大谈钱钱钱的互联网圈里的一个“异类”。记得有媒体报道,对于自己曾经的首富头衔,丁磊表示:“只有老板才觉得首富了不起”, 2003年至2004年,他蝉联福布斯首富,却借口出国休假,拒绝了所有采访。

在采访视频中,谈及网易的震荡期——上市、停牌、股价回升、老板成为首富等与自身“钱途”、甚至是“饭碗”相关的事情,网易老员工也表现出了出人意料的淡然。大话系列游戏的开发者之一在谈到网易“停牌危机”时表示:“大家对于这个其实没有担心过,我们只担心我们的产品出来会有问题,能不能把游戏开发成功。”

可以说,网易是一家从老板到员工都食人间烟火,却并不沉沦于世间淤泥的企业。对于他们来说,情怀、兴趣、热爱对他们的激励也许远大于那些外部的刺激,“这个产品成了”、“这个产品用户喜欢”是比完成了多少KPI、拿了多少奖金更诱人的事情。

有道德观的企业:一群工匠以“断腕”的精神来雕琢产品

在互联网界,“壮士断腕”不是个陌生词。在有些公司的公关稿、危机应对声明中,总是高调地写着这四个字,借此向用户表忠心:“为了你,我愿意放弃既得的经济利益”。

在网易和丁磊的口中,我们很少有机会听到这个“大气磅礴”的词。但向来低调的网易却曾经因为几次“壮士断腕”在业界狠狠地高调过一把。十多年前,在SP业务大红大紫之时,丁磊却因为看不惯公司为赚钱不择手段地设定用户订阅陷阱,选择退出市场,在当时,这相当于砍掉了网易40%的收入来源。在同城约会产品涌入大量“小姐”时,丁磊也主动关停了产品。丁磊就这样坚守着自己的“道德底线”,以产品做最好的传播,有所为有所不为,表现得近乎“洁癖”。

但网易似乎不爱对内对外宣传自己的这种“魄力”,在老员工采访中,相较于“壮士”这种霸气外露的词语,我们更经常听到的是“匠心”、“工匠精神”等温和、谦卑的词汇。在现实的工作中,网易员工也更偏向于把自己当做匠人,细心雕琢自己的产品。

有老员工回忆,在创始阶段,网易还没有客服这个岗位,为了第一时间知道用户的反馈,技术部的同事们轮番做客服接听用户的电话,以用户的意见为第一位,不断迭代产品。网易邮箱、门户等王牌业务也都曾为了用户体验而砍掉广告位,从而获得了强劲的生命力。这一点在网易游戏上表现得也很明显,在产品回炉并不常见的游戏行业,《天下贰》、《大话西游Online》等产品都主动进行了回炉重造。

网易对产品的执着的另一个体现则是内部“没大没小”的文化。在采访中,网易一位入职17年的老员工回忆,那时候丁磊经常会加入大家的讨论中,聊到兴奋的时候,甚至连鞋都不穿就跑出办公室,没有一点老板架子。在谈及在网易工作近20年没有离开的原因时,另一位老员工也特别强调,网易最吸引她的一点就是宽松的工作环境,让她有空间把技术做到极致。

这样既宽松又束缚的环境,渐渐在网易内部形成“网易出品、必属精品”的使命感。对此,在知乎上,有用户这样评价网易:“这是一家不会给你强行装上‘全家桶’的公司。但是,只要用过他们的产品,很多人就会主动装上他家的‘全家桶’。

有胆识的企业:互联网圈的叛逆者和突围者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风口”成为互联网圈最具热度的话题,无论是企业家还是投资人都相信“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于是大家忙着追逐一个又一个风口,伺机等待着下一个台风口。但网易显然更喜欢做那个在台风天里,守在台风眼的企业,初时看起来风平浪静,却往往能掀起最大的风浪。

于是,在外界眼中,网易成了互联网圈的叛逆者和突围者。在采访中,好多老员工谈起网易做SP业务和游戏的契机都颇有感慨。在其他互联网公司都忙着榨干门户广告的最后一滴红利时,丁磊却把注意力转移到网民的新需求上,对短信业务苦心孤诣的专注与投入,使网易在那个互联网泡沫席卷过境的一片狼藉中,成为中国第一家实现盈利的门户。而当短信业务在各大网站遍地开花时,丁磊又转头决定做个有技术门槛的生意,做点别人抄不了的业务——网络游戏。在一片阻挠和质疑声中,《大话西游OnlineⅡ》成为国内率先成功运营的国产网络游戏。就这样,网易在网游这场“台风”中,早早地占据了台风眼,并在时机成熟时,一飞冲天。看似轻描淡写,却展现了一个公司战略的前瞻性。

怪不得,网易老员工在采访中可以自豪地说:“我们那时候出的一些产品都是速度最快的,基本上我们出的东西,都会被别人抄的。”

而在网易员工眼中,网易的“叛逆”也体现在它对互联网的定义,网易17年资深员工在采访中表示,对于网易来说,互联网和非互联网之间没有什么特别明显的界限,未来各行各业都将接入互联网。于是,有了网易进军和互联网看似毫无关系的农业,并通过黑五拍卖、众筹等互联网的新玩法儿,把农业议题成功纳入互联网版图。

不可否认,体现在网易元老级员工身上的这些情怀、道德“洁癖”、叛逆骄傲,也许存在一些天生的基础,但是更多还是受到后天环境的影响。就像潜移默化是家庭教育的最大特点一样,伴随着网易走过20年,亲历着一个企业从一台自己动手组装的18G硬盘的奔腾PRO开始,成长为今天这个市值逼近400亿的互联网巨头,网易的2万多名员工也在成长,陪着网易在经历无数次高潮和低谷后,依然保存着强劲的生命力。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195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