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经济的残酷一面

中国经济信息 2017-07-03 14:37 阅读:100

共享经济领域的明星企业或多或少都在遭遇着挑战,政策、资本以及内部竞争,都在重构着各个细分领域的格局。

北京时间2017年6月14日,Uber创始人兼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宣布无限期“休假”,而在此数天之前,其心腹也就是Uber高级副总裁埃米尔·迈克尔因为违反道德问题被董事会开除。路透社日前援引内部人士的说法称,虽然仅仅是暂时下课,但是当卡兰尼克回归时,职位很有可能发生变化,权利也将会削减,对他的监管也将更为严格。

在业界看来,UBER当下的丑闻以及各大媒体对之乐此不疲的“扒粪”,一方面表明这家公司在疯狂扩张中的确是积聚了形形色色的问题;另一方面,则是共享经济从资本、人才趋之若鹜的风口,正在向一个新的阶段转变。UBER在遭遇欧盟各国的政策围剿和抵制之后,还能够撑起400亿美元的市值尚未可知。

UBER这家出行领域的巨头,一度被认为是共享经济的风向标。如今遭遇丑闻发酵、高管下课的风波,势必会对其未来产生消极影响,同时亦会引发人们对高估值共享经济明星企业的担忧。在这方面,中国最为典型。

数据显示,中国共享经济的资本热潮肇始于2014年,2015年达到了井喷的程度,而2016年则有所回落。众多业内人士预判,行业在2017年面临着洗牌的可能,而各个领域的明星企业也面临着最终的“决战”,从而明确未来的格局。

最近,一家位于重庆的“悟空单车”宣告“退出共享单车市场”,开始让人们重新审视共享经济模式的未来。而腾讯马化腾和金沙江创投朱啸虎之间针对摩拜和OFO究竟谁更具竞争力而在朋友圈“互怼”,更是暴露出单一垂直市场最终只能存留一家的残酷性。

实际上,不止是悟空单车这种上不得台面的小企业。在出行市场上曾经风靡一时的明星企业们,日子大都不太好过。已融资数百亿元的滴滴出行,在新政策之下也在探索多元化的路径。滴滴也可能是这个领域的异类,因为早早地被互联网巨头加持,数百亿元的融资背书,使其奠定了其他竞争对手难以企及的坚实基础。但其他的玩家就显得有些被动,曾经最早进入这个市场的易到,如今就举步维艰,正陷入司机与用户的“围剿”中,资金缺口甚大。

从电子商务的兴起到O2O的勃兴,再到如今方兴未艾的共享经济,实践证明即使是风口的行业,也容不下太多的优胜者。共享经济发展到顶峰只用了区区数年,如今也该到了清算的时刻。哪些将成为幸存者,哪些将成为炮灰,其实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我们要做的,就是让子弹再飞一会而已。

文 | 《中国经济信息》副总编辑 张兴军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10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