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卡“扩招”范冰冰冯小刚等700多位新评委,外媒:错得厉害!

壹娱观察 2017-07-02 09:04 阅读:485

(点击左上角关注壹娱观察。本文为“壹娱观察”独家首发,有需要开通白名单转载的公号请后台留言联系)


壹娱注:美国当地时间6月28日,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简称 AMPAS)公布了2017年度新增的774位奥斯卡评委成员名单,再次打破去年的683名纳新名额,成为奥斯卡评委会史上最大“扩招”,范冰冰、姜文、冯小刚、刘嘉玲、梁朝伟、甄子丹、陈可辛、许鞍华、杜琪峰等近20位华人电影人赫然在列。算上去年入选的20余位华人电影人,已有超过50张华人面孔出现在了奥斯卡评委会名单上。


国内媒体以及网友高呼:华语电影离奥斯卡只有一步之遥!从今年奥斯卡的邀请名单上来看,虽邀请到了诸多华语电影大咖,但在总数超过7000人的评审团里,亚洲人种在评审团里的比例依然只占到很小的一部分。


在国内高涨的自豪情绪之外,外媒的态度则要冷静许多。《好莱坞报道者》专栏作家Scott Feinberg近日就本次奥斯卡的的扩张政策提出了质疑与担忧——纳新并不能真正改变美国电影产业在性别以及种族上的不平衡,一味的扩张可能只会本末倒置。


原文为“Oscars: Academy's Invitation List Is Well-Intentioned, But Misguided”,转自Hollywood Reporter,文末点击阅读原文可查看原文。


原文作者:Scott Feinberg

编译/徐梓豪


我不喜欢写这篇文章 ,但作为好莱坞报道者奖专栏作家,这是我的工作。我想让读者看到关于这次奥斯卡扩张故事背后的故事, 即使这样做可能不会招人喜欢。那么,我们开始吧。


当地时间周三,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Academy of Motion Picture Arts and Sciences 正式宣布2017年奥斯卡新成员名单。新增成员总计774名,相比2016年的683位纳新,今年AMPAS再次打破纪录。但在我看来,这一做法似乎错得有些厉害。


导演、演员姜文入围本届奥斯卡电影节评委会


要理解我说的这一点,我们必须倒退几年。由于2015年和2016年宣布的奥斯卡提名名单上没有任何有色人种的入围,电影人和观众都被激怒,也引发了一场迅速在网络上走红的#OscarsSoWhite(白人奥斯卡)运动,对颁奖所存在种族歧视现象也将整个奥斯卡推上舆论。学院为了避免抵制的进一步扩大,在2016年宣布,到2020年时,学院的女性和非白人会员的人数将增加一倍,届时女性会员将达到整个学院的48%,非白人会员们也将达到14%的比例——而非常明显,作为历年来占领奥斯卡评审委员会大多数的“非活跃会员”——老白男们,届时将会失去他们投票的特权。


在社交网络上闹的沸沸扬扬的#OscarsSoWhite(白人奥斯卡)运动


当然,对后者的猜想在很大程度上已被裁决,因为委员会对他们是种族主义者的暗示表示极大愤慨。但前一项举措则是被优先考虑的,因为相比起来,淡化老白男们在评委会的影响,总比将他们逐出学院容易得多。所以,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一年前,学院以当时创纪录的683名新成员的扩招,如洪水般淹没而来,也包括了今年空前数量的对女性和非白人评委的纳新。然而,在这些被纳新的新成员中,似乎并不是每个人都真的符合要求。


范冰冰在入围第70届戛纳评委会成员后再次入围第89届奥斯卡电影节评委会


而我认为这样的做法则会产生三个问题:


1. 奥斯卡承认了之前的两年邀请名单以及提名名单确实存在种族歧视。

2. 这样的做法无疑降低了奥斯卡的门槛。

3. 在今年年初结束的奥斯卡颁奖季上,学院为了迎合大众和政治正确的考虑,几乎每个奖项的提名都看到有色人种的身影,所以这次的扩张名单里出现如此多的有色人种也是一种对顺势而为。但我认为这里不存在任何的因果关系,好电影或者优秀的表演(暗指《月光男孩》和《藩篱》里维奥拉·戴维斯的表演)即便不考虑这些外在因素也依旧能得奖,因为它们本身就是好电影,而奥斯卡对好电影的青睐从来都是无容置疑的。


电影《月光男孩》剧照


对于上一届奥斯卡最佳电影的讨论至今依然存在,而讨论最多的就是奥斯卡为了表达自己的多元化将最佳电影颁给了《月光男孩》而不是《爱乐之城》,并且由于评委会种族比例的失衡,许多非白人评委将自己的票投给了非白人,而白人评委将票投给了白人。而就我本人与奥斯卡评委们的互动中来看,上述现象无一属实。因为《月光男孩》的粉丝里有年龄最大的白人评审,而《爱乐之城》里也有最年轻的非白人评审。


由于2015年对奥斯卡评委老白男的抗议,学院2016年开始提出扩张,并获得媒体一致好评。于是今年趁热打铁,将扩张人数再次破纪录-----为了比上一次看起来更加公正。无疑,虽然这是一个在品牌与商业上的策略,但这个决定未免也有些鲁莽了。因为有很多入围人选根本不能真的与入选要求匹配,这不是在评论这些电影人没有实力或天赋,只是觉得奥斯卡有些本末倒置了。奥斯卡作为电影旅程漫漫长路上的最后一站,如果说常年以来的老白男现象如今“迫使”学院变得更多元化和年轻化,那真的导致这个现象产生的则应责问到这个旅程的始发站——比如经纪人或演员中介为什么不能多在有色人种和女性客户身上多花时间去帮助它们拓展事业;比如大制片厂们为何不能多应聘一些有色人种以及女性员工;比如发行商和宣发们为何在制定营销策略时,已经对潜在客户们有了固定的定位。(例如众们喜欢在电影院看到女演员的性感而不是她们的演技等诸如此类的偏见)


马赫沙拉·阿里(Mahershala Ali)凭借《月光男孩》获得第89届奥斯卡最佳男配角


此外,这个所谓破纪录的扩张名单,对整个美国电影业来说,就像是在一个中弹的伤口上贴一张创口贴一样----去年,尽管有大量成员的涌入,学院的总体女性代表比例仅从25%增长到27%,而有色人种的总体表现仅从8%上升到11%。今年,假设所有的受邀者都接受邀请,女性的总体表现只会从27%增加到28%,而有色人种的总体表现只会从11%上升到13%。


照这个趋势走下去,奥斯卡似乎又要变得像几十年前那样:邀请每一个工会的每一个成员以及每一个类似的组织来担任评委,大家集体投票选出最终获奖者,最后草草收工回家。


本文为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请联系:壹娱观察

壹娱观察,想做中国电影产业和泛娱乐产业的望远镜和声呐。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485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