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冈仁波齐》的佛性

李云辉 2017-07-01 23:44 阅读:450

    没有看《冈仁波齐》之前,从某些电影的片段看到或是西藏旅行归来者提及在布达拉宫外或者在沿途随处可见的虔诚的叩拜者。前年在五台山转山时,也偶尔看到虔诚的筚路蓝缕亦不忘初心的佛教徒不远千里一叩一拜一匍匐参拜佛祖。以前的印象中,这些叩拜者充满神圣的虔诚,通常是抱以景仰的崇敬,并认为其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尊贵,并且最大程度地将其等同于虔诚的佛教徒。

   《冈仁波齐》将这些一叩一拜一匍匐的极端化虔诚叩拜视之为朝圣。而从仁康经布达位宫至冈仁波齐2500公里的朝圣之旅并不是由头戴黄幅或身着红衣袈裟心无旁骛的喇嘛来完成。而这群朝圣者,有老人,小孩、有怀孕的妇女,小混混,屠夫及小混混等。简单来讲,他们就是地地道道的普通藏民,他们正常的生活与佛教几乎没有太多的关联,他们朝圣的初衷没有渲染得诸如维护世界和平或众生成佛的宏愿,他们只是祈求平安顺利,转运添福或是减轻罪孽。

   没有繁缛的仪式,也没有情感的渲染。在拖拉机轰鸣马达声中,朝圣者开始了他们的叩拜之旅。轻敲着左右手的木板,左右上下挥舞。朝前行走五至十步,然后身体朝前纵身跃向地面,头磕地面后起身,再进行下一轮叩拜。这样的朝圣之旅,数千公里并历时数月甚至整年,需要有虔诚的心,坚韧的意志以及战胜困难的智慧与勇气。虔诚的心体现在魔鬼般的细节里:在叩拜时不能戴红头巾,两次叩拜之间的步数,以及头必须磕着地面。从早晨持续到傍晚,从柏油马路到岑岑流水,从冰雪大地持续到漫山遍野油菜花,从日光暴晒持续到倾盆大雨,以及从婴儿出世持续到老人辞世。靠着坚韧的意志坚持下来。车坏了,扔掉车头,抬着车厢上拉萨;没钱了,自行打工解决;受人恩惠了,用劳动回报;遭受了意外,自我安慰并且平静的心去接受。这些就是勇气与智慧使然。这场朝圣之旅,从出家人来看,就是一场修行。通过上百万次的叩拜以示虔诚直至心无旁骛,通过严格的自律以及历经种种的苦难来荡涤自已的心志。穷尽苦难历尽千辛只为那心中的梦想,拉萨、冈仁波齐亦或是释迦摩尼。

   这些朝圣者而言,在睡觉前轻念一段晦涩难懂的经文以及一路上的叩拜并不能有助于让他们更深刻地去理解去拉萨、冈仁波齐亦或是见释迦摩尼的意义。而陌生的过客的热情以及点拨以及整个朝圣团队的风雨兼程及同舟共济至少能让他们意识到他们不仅只是为自已祈福,而应为众生祈福。回到仁康的那个小山村,一切都还如平常一般,他们也不会因为这次朝圣之旅改变人生轨迹,回到仁康的那个小山村,一切都还如平常一般,那个嗡嗡的经文也不会成为他们生活中的重要。但是他们朴素的人生观里面俨生已多了一条信条,为众生祈福,这也是佛教里提到的”大慈大悲“核心义要。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45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