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鲜肉如何完成“成年礼”?

媒介之变 2017-06-19 09:55 阅读:82

恳请您点击右上角,订阅“媒介之变”的百家号。

毛尖

晋江文学网站是大陆耽美重镇,戎葵是其中一个重要作者,说到为什么写耽美,她的说法是:如果写言情的话,女主角只能参与感情,却不能参与历史;而在耽美小说里,主人公可以同时参与感情和参与历史。

耽美剧同时参与感情与参与历史,这个说法,得到不少耽美作者的认可,不过我最初看到时,完全不理解,所谓耽美,难道不是要重感情去现实吗,耽美剧不都是严重排斥历史的吗?耽美剧的CP主人公连自己的个人史都不想要,出场和退场时一样冰清玉洁永远亚当,顶多在“番外篇”里“幸福地生活在一起”,顺便领养一个痴情女的遗孤之类,他们怎么进入历史参与历史?而且,耽美剧中,除了男男人设,情节细节和言情剧基本没有太多区别,比如,在大量粗糙简陋的攻受回合中,编导最喜欢用来改善并增进攻受关系的,和琼瑶剧一样,耽美的虐法和琼瑶的虐招也没区别,无非是受伤生病加误会,比如在风评不错的《双程》中,陆风和亦辰经历过几次虐心后,亦辰终于明白了陆风的真心,他跑建筑工地找陆风,在工地上跟在T台上一样玉树临风的陆总一看心上人来了,马上摘下自己的安全帽戴在小受兽头上,与此同时,编导帮忙,工地飞下几块砖头,华丽丽的陆总立马挺身掩护娇滴滴小受,如此,陆总脸颊上的一点腮红伤解决了所有的感情误会。

资产阶级的皮肉伤,跟小鲜肉的邦廸伤一样,戏里戏外都是一个感情机关,陈道明没搞清楚的是,这道小伤口,不是为了表达敬业,是虐情需要。也因此,我仔细想了想戎葵的话,难道是说,因为霸道总裁是在工地受的伤,所以,他就不仅感情而且历史了?

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

看了一年的耽美小说和耽美剧,我修正了自己的理解。

2016年耽美剧,有一大半都是校园剧,当然,这跟耽美的BL设定有关系,不过,我的重点是校园。一般情况下,影视剧中的中学也好大学也好,宿舍情况都被表现得非常史前态,人际关系火火热,卫生状况脏乱差,可以拿《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2013)为例,里面的大学宿舍跟黑社会的地下赌场差不多,但是,《类似爱情》(2014)也好,《双程》也好,大学宿舍一个比一个粉嘟嘟,大学生也一拨比一拨白富美,大学校园里不仅奔驰着豪车操场上还能停直升机,搞得泰国的“中国耽美剧粉丝”都想到大中华来上大学,个中情形类似上个世纪我们看韩剧,以为韩国人的平均颜值亚洲第一。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尽管我们耽美剧的制作水准整体而言低又廉,但是泰国越南这些国家却开始越来越起劲地翻拍我们的耽美剧,这个,虽然肯定不是戎葵所谓的“参与历史”,却是鲜肉少年们最直接参与历史的实效记录。

资产阶级的娇生子,一定想不到他们会以这种方式为国争光,而在积极的意义上,这些光鲜亮丽的霸道鲜肉,这些极端个人主义者,可能的确以他们自己也木知木觉的方式,承担了国家主义的美学宣传,就像他们在大量耽美仙侠中,所扮演的“上仙”“上神”角色,他们开天辟地成了美艳不可方物的始祖始仙,而当他们为了全族舍身封印,那简直是国家个人合体的瞬间,尽管这种舍命封印其实是为了让剧中爱情转世把耽美之虐进行到底。

藉着这些暧暧昧昧的瞬间,耽美剧完成了个人美学对国家主义的霸占。耽美剧中不少霸道攻是军人后代,或者家族生意是房地产这些重镇,说起来,无论是“军队”还是“房地产业”,都不是新世纪以来的口碑场所,但是,新中国的这批华丽小兽们以他们“紧绷的肌肉和衣衫”、“正直刚毅的表情”“骄阳下的美丽和骄傲”重新代言了军人代言了房地产业,他们把国家审美化,把产业审美化,把道德审美化,他们一边说着“即使全世界都背叛你,我也会站在你身边背叛全世界”(《一夜能有多少情》),说着“我不怕下地狱,我怕的是地狱里,没有你 ”(《马夫》),一边也说着,“如果你在身边,我当然是运筹帷幄,目光远大的容恬”(《凤于九天》),以这种方式,他们宣告未来的乌托邦只受感情的统治,而在这个乌托邦里,霸道总攻通过把所有的话语变成审美话语,他们便愉快又便捷地掌控了所有的话语权,所以,当他们说着,“只要你要,只要我有,我统统都给你”(《神玉》),“每个人心底都有一只妖孽,就算踩死碾碎风干磨成灰也无法消失,但总有获得小小幸福的权利”(《妖孽横生》),他们就成了这个世界的发号施令者。

这个,应该才是真正的既参与感情又参与历史。

就此而言,突然爆群的影视界小鲜肉,只是资产阶级二代的登场预演,他们会不会真正成为问题鲜肉,就看未来世界能不能征用他们的美学语法。倒过来说,也许只有能超克他们美学语法的,才可能拥有未来。用耽美小说《谈判专家》中的语法,只有让他们用“自己的双手”撕开自己的衣服,你才能拥有未来的谈判资格。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8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