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鲜肉的耽美语法

媒介之变 2017-06-18 11:44 阅读:2760

恳请您点击右上角,订阅“媒介之变”的百家号。

毛尖


耽美在中国的发生发展,已经不是新鲜话题。基本上,耽美的热火跟中国经济呈同步增长曲线,只是耽美论坛不讨论声名狼藉的金钱和现实主义的生计问题。对耽美作者和读者而言,现实的不完美成了让他们屏蔽现实的动力,他们以享乐主义的方式图解人生,藉此和他们的欧洲祖先取得精神联系,但他们强调“BL(boy’s love)至上因为不涉繁殖”,不是因为他们真颓废,是他们觉得这样很唯美,所有的主场CP,都沉溺在生命最初的奶白色宫殿里只从少年轮回到少年,生老病死功名利禄这些“庸常的事”,全部扔出宫殿。

耽美书写自饮自醉,也因此,九十年代耽美刚刚登临大陆时,还是青年亚文化中的亚文化,当时很多年轻女孩喜欢耽美,网络签名既大方又遮掩:世界随时要坍塌,既然我得不到他,就让他们在一起吧。而刚出场的国产耽美作品也带着一点自我亚文化的气息,在模仿源头作品日本耽美动漫耽美小说时,都很喜欢声言自己的小众性,当时发育出来的耽美语法,也都往小而精路子上走,类似最受引用的一个耽美转换——


普通写法为:他喝着冰凉的啤酒,却不小心从大开的嘴里流了些酒出来,他连忙伸出舌头舔了舔。

耽美写法是:他喝着冰凉的澄色液体,却不小心从他半张的薄唇间溢出几丝残汁,他微吐出红舌意犹未尽地舔了舔。这里,无论是“大开”变“半张”,“流出”变“溢出”,“一些酒”变“几丝残汁”,还是“伸出舌头”变成“微吐出红舌”,都传达了耽美的少女属性,也因此,最初十年,耽美论坛几乎是少女天地,同人女的年龄也持续走低。然后渐渐的,耽美不再是一种文类,和玄幻、穿越、武侠等合流,最近很火的一个案例,风传抄袭了耽美界大神之作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2017),就表明了仙侠类题材对耽美的严重依赖。《三生三世》中,最好的感情形式,都出现在男男之间,墨渊宠十七,白真恋折颜,风调雨顺的耽美关系,平衡了整个剧的俗情俗调,也展示了耽美源的BL之美。

其实,网络作者都看到了耽美的潜力,这些年的网络小说大赛,耽美已经不是一家独大的问题,用一个流行的段子来说,把耽美类排除掉,就没网络小说了。所以偶像剧中的霸道攻身边有一个深情款款的柔美受,在网络世界,只是常态。


这些霸道总攻和他们的精致受兽,都有小清新的姓或名,在《上瘾》中叫“海-洛因”,在《重生之名流巨星》中是“封景-云修”,在《烟袋斜街10号》里是“梁泽-杭航”,在《逆光源》中是“方源—染光”,在《双程》中是“陆风-亦辰”;富二代更经常扮演强力攻,他们的金钱态度还都是道明寺体,“别总拿钱来说事!我还真讨厌你们这些草根阶级无聊的自尊心,有钱长得帅是我的错吗?”跟他们霸道的方式匹配的,是他们的绝世容颜,他们“邪魅、致命、豪华”,又“野蛮、有力、挺拔”,他们都有“清澈、冷冽、迷离”的眼神,不过一旦爱河沉沦,就“狂热、不羁、痴傻”,他们出场都“性感、高贵、淡然”,和他们勾连的家政属性词语是:少爷、管家、家族、继承;和他们勾连的社会属性词语是:集团、股票、亿万、跨国,总而言之,他们既玩世不恭又令人窒息,他们因为高高在上饱受误解,但似乎一直人畜无害,他们在情场上祸国殃民但骨子里专一深情,他们玩的重口游戏也就是比个尺寸,用的重口词汇也就是“硕大”“来硬的”。本质上,这是一个被既浮夸又抽象的词汇构筑的世界,比童话中的金钱更来去自由,他们把“天荒地老”挂在嘴上,却时不时作出“哪管洪水滔天”的动作,他和他的相遇相爱,永远是一种矛盾的设置,永远是“不可思议”和“惊世骇俗”,但是造成他们隔阂和痛苦的却是一些特别封建保守的观点,比如《上瘾》中的双方父母再婚问题,一切,如同耽美作者在描述他们时,喜欢用的借代语法,藉此既表达黄暴又避开黄暴,类似“他的坚硬和他的坚硬相遇”,内核却是小心加小清新。

这种语法特征符合资产阶级公子的文化表演。跟耽美剧一样,资产阶级二代希图唯美地进入文化舞台;耽美喜欢断代史,作为精英文化和商业代表的资二代也不想让观众看到他们父辈手上的血或茧;耽美剧把BL预告为“世界第一初恋”,资二代接过这个口号,把自己重新放回伊甸之初,所以,今天的种种鲜肉耽美剧,几乎都是资本的面具演出,资产阶级公子们的优胜美地。在这个意义上,鲜肉剧不仅不会完,还可能哺育出影视新款式。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276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