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影节观察 | 新电影公司遭遇“生死劫”:去年扎堆成立,今年销声匿迹

娱乐资本论 2017-06-18 01:10 阅读:238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2016年,电影圈似乎一夜之间冒出了上百家新公司,原本一些主营业务与影视没有任何关系,但摇身一变都成立了各种影业。

 

娱乐资本论曾盘点去年上海电影节前后扎推成立的数十家电影公司(点击蓝字回顾),并将这些新公司归结为几大流派。

 

游戏派、高管派、明星派、互联网派……这些新公司分别占据影视产业链中的某个要素,或者是IP,或者是艺人,或者是导演编剧……

 

但是一年过去了,这些公司还好么?



2016年小娱对上海电影节新电影公司分析


我们发现,哔哩哔哩影业遭大股东尚世影业200万甩卖,暴风影业收购稻草熊没有成功,小米影业年初面临解散,那些手握43个IP,高调召开发布会的新贵一部也没有开机……

 

“我高估了自己,低估了电影行业。”

 

上海一位新影视公司创始人这样反思说:“有两三个人,手里有两三个IP,就想攒一个电影公司来玩玩,跟我的感觉一样,我当年也是这么想的,但进来之后才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那些随着洪流滚滚入场的新影视公司们,甫一成立就野心勃勃地宣布一年几十部片单计划,反而真正做电影的公司正在日益沉默。

 

北京一家新影视公司的老板坦言:“公布片单基本上都是为了忽悠投资人,抬高公司估值用的。开发布会就是这些公司的人生巅峰,接下来就是无数坑!吹下的牛逼,是要还的。”

 

转入2017年,能明显感觉到,影视圈已经全然不见一两年前的热闹景象,成立的新公司明显变少了,资本雄厚的仍然能撑下去,而缺少竞争力的公司惨遭洗牌。

 

电影公司目前遇到最大的困境到底是什么?

 

今天,娱乐资本论重新盘点去年成立的那些新公司,总结他们试错的经验,留给那些前赴后继进入影视圈的新公司们。



游戏跨界成立电影公司

低估了做电影的难度

 

每年都会有新公司借着上海电影节的场子举办发布会,发布一众片单,去年尤其多,但今年打脸也最厉害。

 

去年有人统计仅仅上海电影节期间公布的片单就超过200部以上,但是今年能有开机消息的,估计不到1/3,基本上都停留在了PPT上。

 

考虑到电影制作开发周期比较长,有情可原。但根据小娱了解,有些游戏公司的项目已经发生很大变化,甚至有些彻底流产。




那么到底这些公司的项目为什么没有开发出来?

 

一家新成立的影视公司去年曾经公布过三个项目,其中一个电竞项目,原本已经确定了一位年轻的明星导演担任兼职,但后来这位导演档期不凑巧,电竞项目又换成了管虎做监制。

 

“电竞项目还在进行,争取今年开机;其他项目比预想得要难。”公司原创始人透露。

 

正是这个电竞项目,让这位创始人开始反思,电影主创人员档期不确定性就是一个很大的风险。他以前是游戏出身,后来转向影业,如今他深切体会到电影行业与游戏行业玩法的不同。

 

“游戏行业是可以靠个人成功的行业,只要你研发能力强就可以,但是电影的分工以及流程要求都非常细,需要去搞定从剧本到演员,到投资,到宣发等各个很多环节才行。”

 

这就可以理解,为什么诸多大型游戏公司在去年成立的新影业公司基本上一部电影作品都没有出来,几乎是全军覆没。


名导、大IP……

资源型新公司面临开发压力

 

在电影项目的开发过程中,确实有些实际问题很难解决和协调。

 

这牵扯到国内电影行业的产能水平以及工业化程度水平,大公司同样面临这些情况,但对于一些刚入行的小公司而言,电影项目开发中的每一条都可能是一道令他们致命的门槛。

 

首先是演员的问题。一些小公司码盘的时候,根本找不到有票房号召力的演员来演,好不容易找到了,可能档期上也要各种协调。




“演员不是特别难找,而是根本就找不到。他们要忙着上综艺节目,或者是特别贵的剧。演一部剧片酬能有8000万,哪个电影能给一个演员8000万片酬啊?”去年在上海电影节期间,刚成立的一家公司CEO向娱乐资本论吐苦水。

 

其实不仅仅是缺演员,对于一家新公司而言,如果没有在行业里过硬的人脉,核心的电影主创人员也不好找。

 

导演陆川在酒桌上就曾经说过一句话,电影行业真的很残酷,你往前数10年,出来的导演和编剧,加起来有没有20个人?掐指算算,好像真不到20个。

 

其次,令新公司头疼的还有剧本开发问题。

 

“我们的压力在哪里呢?就是投资人一直盯着你,最好你一天就拿出一个作品来。不然就不愿意继续投资。但是电影开发有规律的,没准一年都写不出来一部剧本。”上述创始人称。

 

以前跟投资方聊的时候,有点眉目就可以拉到投资,但现在很难了,投资人多多少少都要看剧本,连收剧的各大视频平台都要看剧本,也就意味着,剧本出不来,其他工作都会很难推进。

 

而剧本开发,确实一件无法准确估计时间的事情。现在,找编剧写一个剧本,1年之内保证完成,已经是奇迹般速度。

 

因为剧本基本的好坏大家都明白,但好和更好之间的界限就比较难了,在更好的范围里面,还有适不适合这个导演,投资方喜不喜欢等,没有一个明确的判断标准。

 

“我们那个电竞项目,已经换了5个编剧团队,写了几十稿的剧本了,还没有定稿。”


去年高调公布片单

如今又默默开发网剧

 

从本质上来说,电影并非可以反复迭代的互联网产品,拍完之后,再修改的余地可能非常小,如果演员拍得不好,怎么办?

 

重拍?演员档期、预算、场地等等,会牵出一大堆问题,相当现实。因此,除了演员和剧本以外,电影项目开发中,还有很多不可控的因素。

 

有些是投资没落实,有些是题材后来觉得有问题了,有些是拍完之后,广电总局还没有过审,暂时没法上线,有些是开发过程中对剧本不满意……

 

总之,那些新公司发布的片单在过去一年中,有些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早知道电影项目开发中间有这么多幺蛾子,我就等剧本定稿了,主创人员配齐了,然后再开发布会。当时剧本还没定就开了发布会,现在想想有点后悔。”上述上海电影公司的CEO称。

 

由于很多IP都是买下了全版权,去年上半年,平台收剧的价钱又涨了很多。在电影遇到强大阻力的时候,不少电影公司下半年就把电影项目收起来,选择先开发难度低,且周期短的同名网剧或者网大。

 

“做网大是为了以小博大,做个成本100万或者150万的网大,能博就博,博不到拉到;做网剧是因为平台可以定制,敲定了收购合同才会去制作,这样风险小。但是做电影呢?谁知道票房多少?”

 

去年,在上海电影业期间新成立的元力影业,曾经抛出多个项目,但在去年1年时间内,即将上线的项目只有《蔚蓝50米》一部网剧;刘慈欣监制的《混沌之城》剧本刚刚完成,翻拍泰国《初恋那件小事》还在确定开机时间。

 

包括今年在上海电影节前夕发布16部电影片单的蓝港影业,在《我与你的光年距离》这部作品中,电影与网剧同时开发的情况下,也是先做了网剧版试水。

 

浙江麦浪影业创始人孔善武向娱乐资本论透露,人、钱、IP,电影项目这三个要素是相辅相成的,至少要具备2个条件,就会有利于推动其他环节,否则,小公司很难做出一个优质的电影项目。

 

“在这种情况下,新成立的影视公司,会更多选择优先开发网剧和网大。”

 

这家公司6月13号刚刚开机了两部网剧项目,包括小妮子的经典作品《龙日一,你死定了》改编的同名网剧,这部网剧联合企鹅影业一起出品,并在腾讯视频独播。此外,在今年上海电影节期间“一起拍电影之夜”上,也会陆续有影视项目公布,包括网剧项目。


大量跨界电影公司扎堆出现

又扎堆出局

 

过去这一年,对于互联网电影公司而言坏消息不断。

 

不久前,一则哔哩哔哩影业惨遭大股东尚视影业200万甩卖的消息刷屏。尽管哔哩哔哩影业称,此番转让之后,将由b站独立运作,但是一张报表暴露了这家二次元影业过去一年负增长的经营情况。



哔哩哔哩影业亏损状况


作为联合出品公司,B站哔哩哔哩影业参与投资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和动画电影《精灵王座》。然而,这两部电影均票房惨淡。

 

此外,今年初,小米影业宣布解散宣发部门,将宣发工作也交给小米大市场部门来做,未来小米影业将作为助力小米品牌而存在,主要做投资和植入的工作。

 

娱乐资本论发现,在刚刚上映的《夏天19岁的肖像》以及即将上映的《绝世高手》《南极绝恋》等影片中,都变成了小米电子产品有限公司,而非小米影业。

  

似乎除了BAT的旗下的几家影业公司以外,去年成立的中小型的互联网电影公司基本都沦为网站的营销工具。对于这些公司而言,涉足电影圈看起来是进可攻,退可守的事情。

 

一般的操作套路都是先投资一两部电影试试水,如果投资有成绩,正好可以借着文娱大势来讲故事;如果不成功,就像现在一样沦为营销工具也勉强可以接受。

 

此前在采访58影业一位高层过程中,他表示,58影业成立之初的定位就是广告营销,以及部分电影的投资,而不是电影制作和发行。

 

跟58影业类似,聚美优品在2016年也成立了聚美影视,甚至还投资了去年暑期档山东嘉博影业主控的《夏有乔木雅望天堂》,但品牌的作用一直大于内容制作。

 

至于当当影业,2016年8月成立的时候,当当网创始人李国庆对媒体表示,当当影业要做IP孵化平台,因为当当平台有大量的读者评论和电子书阅读数据。

 

在一位业内人士看来:“这些IP都是作者的,当当就是个买书的电商而已,连阅文集团或者晋江文学这样的文学都算不上,这样的IP怎么孵化成自己的?”




除了互联网跨界公司以外,还有不少实业公司也在进军电影圈,通灵珠宝集团旗下的钻石影业,苏宁集团旗下的苏宁影业等。但成立一年,这些公司都作为投资公司而存在,基本没有内容产出。





避开前人走过的坑

电影公司中依然有新生力量

 

尽管在通往电影圈这条道路上有不少坑,但还是有人前赴后继的涌进来。

 

比如,今年上海电影节就成立一家叫迪美影业的,这家电影公司的创始人阚晓泽也是影视行业内的老兵。

 

他曾在中影发行分公司和制片分公司担任过副总经理,参与监制了《无人区》、《建党伟业》、《绣春刀》、《心花路放》、《狼图腾》等影片;此后任艺能传媒电影事业部总经理,并参与出品了杜琪峰电影《三人行》。

 

在星世纪的创始人马雪看来,去年纷纷成立新公司,有一部分原因是IP热闹得。她分析道,“大家觉得IP值钱,但凡公司有些IP,似乎就有估值。但小说、漫画转化成影像是两码事,这些IP他们几年做不出来,那就不叫IP,叫垃圾。”

 

根据她的经验,只要拿好的项目去找合适的导演,合作其实很容易促成。现在不少片方却是剧本都没出来,就着急去码盘子,结果“坑都挖了,没萝卜”,马雪很直白地形容着市场上重金砸出烂片的现象。

 

对于这些刚刚成立新公司的电影人们来说,去年上百家影视公司的经验,无论成功还是试错,都是鲜活的案例。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23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