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再加息的鹰势及中国应对谈定

易宪容 2017-06-16 04:45 阅读:313

美联储在北京时间星期四(6月15日)凌晨2点宣布加息,并表示将从今年开始缩减资产负债表规模,其货币政策鹰派倾向超出市场预期。美联储这次加息如市场预期那样加息0.25厘,联邦基准利率升至介乎1厘至1.25厘水平,为今年第二次加息。美联储官员继续预期今年底联邦基准利率中位数为1.375厘,即下半年再加息一次,令今年合计加息的次数预测仍然是3次。不过,在本文看来,今年还有几次加息应该是不确定的,加息的次数有可能不至一次并超出市场预期。

在这次议息声明中,首次缩减资产负债表规模(或缩表),表示如果经济发展一如预期,美联储相信今年内会开始着手把4.5万亿美元的资产负债表正常化。美联储预计这次缩表在今年起进行,起步阶段每月缩减上限为60亿美元国债、40亿美元住房抵押贷款证券(MBS);缩减资产负债表规模每季度增加一次,直至达到每月缩减300亿美国国债、200亿美元MBS为止。2017年5月底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有24646亿美国国债和17803亿美元的MBS,如果美联储按照这个规划来缩表,大致要到2022年才能恢复到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爆发进资产负债表的正常水平。

声明还指出,当前美国劳工市场持续转强,经济今年以来持续温和增长。因此,美联储还上调了今年经济增长预测,但降低通货膨胀的估算。也如5月的声明那样,美联储继续认为经济前景风险大致平衡。这次议息决定以8比1票数通过,只有一名美联储官员对加息的决定投反对票。

对于这次美联储加息的鹰派倾向,市场立即回味过来,美元汇率指数由宣布加息之后的下跌迅速反弹并收回失地。不过,不少市场分析认为,美联储在没有放缓加息预期的情况下公布缩减资产负债表计划,意味着将在缩减资产负债表规模的情况下同时加息,即货币政策开始紧缩。如果美国的通货膨胀持续在低位徘徊,美联储这样做并非没有风险。

因为,现有的数据显示,自今年3月美联储自2015年以来第三度加息后不久,尽管就业增长仍然是十分强劲,但有一些经济数据从以前新高水平开始辗转回落,迄今已下滑至去年初的低位,这反映自今年3月过后,美国经济整个逊于市场预期。比如工业及商业企业的贷款增长、通货膨胀率等。

不过,美联储这样做肯定会有它的理由,特别是对于一向主张鸽派的美联储主席耶伦来说,更是如此。因为,一是美联储的官员所掌握的经济数据肯定要比市场所了解到的为多,根据美联储官员所掌握的数据,可能会认为当前这些现象是短期,未来几个月美国经济形势会较为好转。所以美联储调高了下半年的经济增长预测。

二是由于耶伦这样的性格,使得美联储货币政策正常化严重滞后,金融市场的价格机制严重扭曲。比如,有人根据泰勒法则(Taylor's Rule),按目前失业率和核心个人消费支出的物价数据推算,当前美国联邦基准利率应该是在4.01厘,较现水平高出超过300个基点,情况比一年前没有多少改善(虽然2015年末至今加了4次息)。如果美联储不加快加息的步伐,肯定会增加美国经济的风险。

三是自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以来,美国股市出现了持续近10年的上涨,其股市指数上涨速度十分惊人。而这些都美联储的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有关。而且,尽管2014年底美联储开始退出量化宽松的政策,但美国股市的升势并未因此而歇止,反之屡创历史新高,尤其去年底美国大选后升势更是凌厉,美国股市的泡沫已经隐现。如果不透过货币政策收紧抑制这种股市升势,同样会给美国经济带来较大风险。所以,美联储加息对此也是一种考虑。

四是美联储主席耶伦在2018年1月任期将满,特朗普是否让耶伦继续担任此职务目前没有迹象。所以,如果耶伦不续任,而是另选他人,甚至于选一个与其风格完全不同的人续任,那么耶伦这几年主持美联储的不足很快就会暴露出来。与其这种情况出现,耶伦先动手也是常情。所以耶伦在最后任期的货币政策操作会有一定的不确定性。

对于这次美联储加息,市场评估中国央行基本上采取淡化的对方式。这点上是过高的估计中国央行的作为。其实,中国央行对美联储这次加息早就有好的评估及准备。因为,对于美联储加息,中国央行最为关注的问题就是对人民币汇率影响。即美联储加息会不会强化人民币的贬值预期。如果是这样肯定对中国不利,因为这不仅不利于人民币国际化,更是会让大量的资金流出中国。所以在穆迪下调中国主权信用评级时,中国央行早就借这次机会调整了人民币汇率的形成机制,加入逆周期因素。在这种情况下,人民币汇率的变化不在于美联储如何加息,而是在于中国央行如何考虑达到人民币汇率和人民币国际化的平衡,或中国需要什么的人民币汇率水平。这样,中国央行当然有理由泰然处之。但实际上美联储加息对人民币汇率的影响肯定会不小,央行也不可能淡然。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313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