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作系统的非理性繁荣、迂回探索以及坚守蝶化

Alter 2017-06-14 14:50 阅读:73
摘要:  在6月10日YunOS2017年开发者大会上,阿里巴巴集团技术委员会主席王坚调侃式提出,当今世界有一个“有五大怪”的操作系统。业内人士都知道,这是在暗指Android。这五怪分别是:  需要手机O

  在6月10日YunOS 2017年开发者大会上,阿里巴巴集团技术委员会主席王坚调侃式提出,当今世界有一个“有五大怪”的操作系统。业内人士都知道,这是在暗指Android。这五怪分别是:

  需要手机OEM投入超过20倍人力修补

  需要工信部出面规范消息推送标准

  需要每个OEM都有自己的安全卫士

  需要OEM国内国外迅速变脸

  蔑视最大移动终端-汽车

  按照这个逻辑来看,其实不止五怪,我们习以为常但是经不住推敲的还有很多,比如全球TOP10品牌中有7家是国产品牌,以国产品牌自居的手机厂商,却在操作系统、芯片等核心技术与元器件上缺失;而中国手机产量占全球90%以上,利润不足全球5%的现实更是值得深思。

  操作系统失职下的非理性繁荣

  小米有MIUI、华为有EMUI、OPPO有Color OS、vivo有Funtouch OS、魅族有Flyme等,几乎国内每个大品牌厂商都有自家ROM,国内做ROM的人数高达2万人,还有类似诚迈这种做软硬件适配方案的企业大约2万人,而谷歌Android系统研发人员大概2000人左右,前后差不过20倍的关系。如果把做安全卫士的人数也算上?为操作系统修修补补的人数不止20倍。我认为,这是一种非理性繁荣。

  第一,因为操作系统的病变或者说失职才有了这种怪现象的产生。Android系统的底层能力确实不足。比如卡顿、越用越慢的问题始终存在,华为、vivo等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投入大量人员;比如安全问题一直存在,F-Secure数据显示,97%手机病毒来源于Android;比如在支持创新上,老罗就曾表示,锤子在做很多创新时候需要考虑Android系统是否支持。如果操作系统可以做的更好,会大大节约产业资源,提升产业效率。

  第二,操作系统能力缺失催生了大生意。很多做ROM的企业不会过多抱怨谷歌,一方面是别无选择,另一方面,操作系统底层能力不足也催生了手机领域的“生意”。比如2010-2013年出现的第三方ROM企业,因为能够给用户带来比原生Android更好的体验,广受厂商和用户的欢迎,活得很滋润。而小米最初能够起来,跟MIUI有很大关系,在硬件同质化背景下,UI层面的优化让小米与众不同。这些企业基于ROM打造了自己的预装及分发生态,实现一定范围的盈利。

  第三,非理性繁荣终究会走向理性。随着去年乐蛙OS的停更,第三方ROM企业基本上告别了这个舞台,此前包括百度云OS等都已经死去。而在2013年之后,基本上每家手机厂商都有了自己的ROM,软件不再是差异化亮点。谷歌Android不断吸收来自中国ROM企业的创新,能力也在逐步提升当中。

  值得一提的是,ROM企业存在很大的隐忧,在Android碎片化愈加严重的背景下,谷歌随着有个能断了ROM企业的财路。人前风光的ROM企业,实际上背后命运掌握在谷歌手中。

  操作系统布局失利,腾讯的挣扎、进击与隐忧

  2015年3月,百度云OS停更,从此百度放弃了在该领域的追求与挣扎。而腾讯在ROM领域则是三次进军,第一次是2011年自主研发Tita,第二次是2012年重金投资乐蛙ROM,但前者被弃、后者停更,全部以失败告终。2015年腾讯以TOS再次入局,不过现在情况并不理想,官方网站首页仍然停留在2015年4月提出的开放平台上。

  实际上,从腾讯的整体思路来看,ROM不再重要,更重要的是以超级APP形式打造形式上的操作系统,如微信,内置服务和微信小程序就是它的生态。相对于ROM来说,APP在手机上可以获得的权限更少,但是,以庞大的用户优势,微信正在做一个轻量级的“操作系统”,为用户提供更多服务。王坚曾经提出,“APP is good,web is great!”而腾讯的微信,正在基于APP打造web化的服务架构,这是极大的创新。

  不过,微信这样的发展模式是畸形的,至少苹果也这样认为。所以苹果向腾讯收30%过路费,是早晚的事情,在苹果系统定义当中,安全、支付等基础能力都是操作系统来做的,而不是APP。ROM存在的隐忧,在超级APP上体现的更严重。有人认为超级APP的终极形式是,打开手机只有一个APP,打开APP是全部的服务。这一天不会到来,只要有操作系统企业在。

  阿里YunOS的七年坚持与蝶化

  阿里可能是国内唯一认真做操作系统的企业。只不过在Android与iOS的垄断之下,YunOS七年时间才有10%左右的市场份额。YunOS的坚持让我们看到两个重要的意义,一个是打破了国家缺芯少魂的局面,增强产业在核心技术方面的话语权,另一个是,让手机厂商有另一个选择,有更多创新的机会。

  相对于国内其他企业,阿里YunOS的特殊性在于,技术层面它做的是真正的操作系统,经营层面它和ROM有一样的盈利模式,在web服务上和超级APP微信还有些类似。并不是YunOS奇怪,是在Android奇怪的背景下,ROM和超级APP出现了畸形化发展。

  王坚在发布会上表示,因为当前操作系统引起的坏时代,让我们看到,YunOS将带来合作伙伴一起走进更美好的时代。是什么样的时代呢?中国移动相关负责人的演讲让我们意识到,应该是5G时代。

  5G时代是万物互联的时代,中国移动等运营商在通信层面大力布局。而在操作系统层面,YunOS从架构到业务上都已经准备好。全新架构的YunOS 6拥有高效的系统内核、基于云的应用框架及先进的安全机制,同时,YunOS在手机、汽车等各种终端领域已经完成布局,尤其是在互联网汽车方面,YunOS领先于苹果iOS和谷歌Android,这也是王坚敢于提出携手走进美好时代的信心所在。

  七年的坚持与蝶化之后,YunOS的路才刚刚开始。从YunOS 6开始,正式与iOS、Android齐头并进,在技术演进及产业发展方面,还有很多路要走,自主操作系统能够走多高、多远?值得我们去期待。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73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