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海滨:那是个疯狂的造神年代,她延续千年,抚慰人们|寰行中国@阳江

周海滨 2017-06-14 12:43 阅读:1290

《寰行中国2:风从西边来》系列之二十@阳江|周海滨著

阳江:“南海1号”与妈祖信仰

沿着岁月的走向顺流而下,我像一个目不识丁的少年,纵然是折尽了路旁的杨柳,也难以将这一路的山高水长弹唱,纵然阅尽了门上的楹联,也难以将这一路的仙风道骨顿悟。

即便摘录下前人留下的所有片言只语,也难以走进他们记忆中的样子,更无法记录下这沿途的故事传奇。

传奇永续,故事仍在不断上演。

面朝大海,我登上了云雾飘荡的海陵岛,如临广寒,神秘气氛。走进广东阳江海上丝绸之路博物馆,中间便是保存着“南海1号”的“水晶宫”,历经数年保护修复,沉船表面的海沙、淤泥、贝壳等凝结物被逐层清理,货舱内罐瓶以大套小,碗碟密密层层。

在沉船旁行走,我们并不想看见玻璃遮挡里的“风景”,我们想看一部有关南宋的旧书,只可惜,人已去,书已残。

“南海1号”残存的陶瓷中不乏珍品,宋代的帔坠、巾环、金钏依然闪耀;婴戏石榴纹瓷碗清澈如水,婴孩跃于石榴子纹案上;六棱瓷执壶花形工整硬朗,带有西亚国家银器的造型风格⋯⋯可惜,岁月原本可以在杯盏交错中悠悠荡去,这数万件的瓷器却沉没海底。在这里,时间沉寂了,一场可能的超载沉没事件,让南宋静止了。

在这艘船舶航行的南宋时代里,“航海保护神”妈祖信仰已经流行上百年,妈祖并没能保护那些贪婪的远洋商船。

沉没了!沉没了!我仿佛看到了妈祖庙随后升起的香烟袅袅。

妈祖,妈祖

福建莆田,普通林家。

这是公元960年,宋太祖建隆元年,没有啼哭吵闹,只是张大眼睛,默默打量着周遭的世界,“林默”出生了。

当林默的父母在襁褓中抱起这个女孩的时候,他们不会想到,她给这个世间带来了暗夜中的光芒。她七八岁时才开口能言,十几岁时父亲、兄长出海打鱼,时过午后,天气突变,在家织布的林默担忧,默默祈祷,恍惚之间,思绪来到了海上,海面狂风恶浪,涛声震天,小船于浪里若隐若现,一个浪头压下,船上两人被打翻落水,林默近身观看,原来正是自己的父亲和兄长,于是赶忙伸出双手抓住父亲,用牙齿咬住哥哥的衣角,奋力游向岸边。

这时的母亲见到林默神色异样,以为女儿生病,赶忙呼唤,林默下意识答应母亲,松开了哥哥的衣角。林默从冥想中醒来,意识到松了衣角,哥哥性命难保,痛哭不已。

父亲生还了。他说:本来有神灵搭救,两人快到岸边,儿子在中途突然不见了,自己被一股神力抛向岸边,侥幸生还。

这个冥想和生还的故事,迅速在村子里传开了,人们不断传说:在海上危急之际,一位红衣少女飘然而至,轻舒长袖,风浪顿时停息。大家望空叩拜,红衣女神又化为彩霞,飘然而去。

人们说,这个红衣少女就是林默,终生未嫁的林默。

不幸的是,林默早亡,去世时只有28岁。在早期的记载里,林默是女巫,“为巫,能言人祸福”“平生不厌混巫媪”。两宋时期称“夫人”“妃”,元明时期称为“天妃”,清代称“天后”。在民间,“妈祖”之名来自福建方言,“娘娘”“姑妈”“娘妈”等称呼,让女神离人们很亲近。

天下变怪,莫过于大海。女巫能成神封圣,不足为奇。《闽书》统计了唐宋时期闽越地区的263位神明,其中起源于道、巫身份的多达61位。

林默在宋代就是朝廷承认的神祇。宣和五年(1123年),宋徽宗赐林默“顺济”庙额;绍兴二十六年(1156年),宋高宗封林默为“灵惠夫人”,宋光宗则加封“灵惠妃”,宋理宗封“显济妃”⋯⋯赐庙额、升夫人、封为妃,已经在有宋一代登峰造极。按照宋制,皇天后土,天皇地后,而海不能超越礼制,最高只能称妃。

元明清三代,妈祖信仰继续在后世帝王那里获得钦封,封号由“天妃”“圣妃”,直至“海神天后”[1]。妈祖信仰就这样不断孵化,从庙堂之高到下里巴人,都顶礼膜拜。

除了明代的冷落甚至拆庙,妈祖一直受到朝野的赞扬与供奉。林默第一次走上神坛,这要感谢宋徽宗。

生而为巫

宋徽宗宣和五年,路允迪出使高丽遭遇了一场离奇的幸存事件。

他在航行途中,风浪骤起,船只失控,相互绞缠撞击,7条船只相继沉没,所乘大船已经危在旦夕。突然,半空中红霞闪亮,一位女神飘然而至,轻舒长袖,款款作舞,狂涛顿时停息。

人们惊魂稍定,感谢活着,感谢冥冥之中让自己活着的神明。路允迪询问这是哪路神仙。随员禀告说,她就是湄州岛的巫女林默。

遇到仙人,这样的大事不能不禀报朝廷。

宋徽宗赐“顺济”庙额,林默声震朝野,在家乡众多神明中脱颖而出。

其实,封神不需要理由,宋徽宗就是一个喜欢造神的皇帝,自封道君皇帝。想当年,与宋徽宗往来密切的“大师”就有张虚白、王老志、林灵素、刘混康、王志铖、温太保。他多次主持规模盛大的请神法会,动辄上千名道士参加。

那是个疯狂的造神年代,后世众多神明风光一时,或多或少与宋徽宗有关。

偏爱耕作繁忙景象的朝廷,抬起头看见了海洋,这发生在宋室南迁后,海上贸易成为朝廷的主要社稷。

原本以海神闻名的林默,到了南宋后期开始保家卫国:金兵南下进犯,士兵们随身携带林默香火神符迎击,两军交战,林默现身云间,挥舞军旗,一举解围。

从海上的定海神针到沙场点兵,林默的身影不仅出现在惊涛骇浪之间,也混迹于金戈铁马之中,因海而长生的林默,越来越让人们笃信法力无边,她也一路由夫人提升至天后。

元天历二年(1329年),天津妈祖庙,一支身负皇命的进香队伍开始了万里之旅。元天子近臣出任“天使”,途经淮安、苏州、杭州、绍兴、温州、福州、湄州,直至泉州,沿途拜谒15座妈祖庙,呈献元帝祭文。

如此劳师祭海,是因为天历二年海上运粮船队事故频发,运输损耗相当于前5年之和。此后20多年间,如此高规格的祭祀持续了5次。从庙堂到朝堂,海神林默已经无可替代。

妈祖信仰在明代迎来了盛极而衰的轮回。朱元璋认为帝国的根本在于农业,下令“寸板不许下海”,实施海禁政策[2]。林默的庙宇被拆除,神像被捣毁。妈祖信仰第一次遭遇危机,有明一代276年之久,官方封赐只有两次,分别在洪武五年(1372年)和永乐七年(1409年)。

不过,妈祖信仰,并未因此消亡。

朴素的信仰

明代以来,道教和佛教开始介入林默信仰。明代中期,《太上老君说天妃救苦灵验经》首次将林默引入道教神话体系。而观音在中国民间是救苦救难的菩萨,林默进入观音神话体系,其形象开始与观音菩萨相近。这让走上神坛的妈祖,重回民间,朴素的济世情怀,与懦弱百姓的朴素信仰合流。

在东南亚,人们往往将妈祖与观音菩萨一起供奉,而妈祖的陪神千里眼和万里耳,明显是依据佛教“天眼通”和“天耳通”作为雕塑依据。

海神妈祖信仰传入内地,也与内地的神明融合。在一些妈祖庙里,配神有水仙尊王,他们是李白、大禹、屈原、伍子胥、王勃五位。传说李白溺于长江采石矶,成为江神;屈原投汨罗江是著名的江神;大禹治水是水神;王勃则在南海落水而亡;伍子胥因夫差抛于钱塘江,此五人都与水有关。

妈祖信仰也远涉南洋、西洋。明清海禁政策,让海外侨民成了有家难回的弃民,而妈祖让他们的心中故国不远,让他们找到了精神的故乡。

世界各地几乎都有妈祖信徒,“庙食遍天下”,在天津、上海、南京以及山东、辽宁沿海都有天后宫或妈祖庙。台湾的妈祖庙会热闹非凡,环岛大游行是重头节目。1987年的妈祖千年祭,台湾北港朝天宫举行环岛巡游,在一个月的时间里途径144座城镇,与500多座妈祖庙交接香火。

在妈祖庙里,妈祖不会孤独。

行船的男人会制作一只一模一样的船模型供奉在妈祖庙里。女人会祈求妈祖保佑男人平安归来。她们梳起象征船帆的发髻——“妈祖髻”,每逢初一、十五,在妈祖庙烧香上供,通过筶杯——妈祖同天界通话的法器,求神问卜。

在沿海地带,如果婚后未能生育,要去妈祖神前去烧香祈祷,台湾称“讨妈花”,大陆叫“抢金银花”,求男孩抢银花,求女孩抢红花;在北方,则直接到庙里去拴娃娃,求天后娘娘送子。

这样的跪拜祈愿,从宋初一直延续千年,作为纯粹的民间信仰抚慰人们的日常生活。妈祖创造了本土神仙的奇迹。她在男神的世界里克服了那个时代的弱点:集权主义、海禁锁国和根深蒂固的性别歧视,成了大海的主神!

当翩翩而降的妈祖重返人间,当美丽凄婉的神话和动人扼腕的传说与乡村的土壤靠近,辛劳和苦难,泪水和屈辱,就在那虔诚的瞬间,羽化成未来的幸福。

因为,相对于充斥邪恶和仇恨的人间,大海是没有罪过的。

[1] 1281年,元世祖忽必烈封林默为“护国明著天妃”,至正十四年(1354年),元顺帝封“辅国护圣庇民广济福惠明著天妃”,封号已有14字。清咸丰七年(1857年),清文宗封“护国庇民妙灵昭应弘仁普济福佑群生诚感咸孚显神赞顺垂慈笃祜安澜利运泽覃海宇恬波宣惠道流衍庆靖洋锡祉恩周德溥卫漕保泰振武绥疆天后之神”,字数之多,恐怕让林默复生也会瞠目结舌。

[2] 朱元璋在《皇明祖训》里告诫子孙:“四方诸夷,皆限山隔海,僻在一隅,得其地不足以供给,得其民不足以使令。若其自不揣量,来扰我边,则彼为不祥。彼既不为中国患,而我兴兵轻伐,我亦不祥也。吾恐后世子孙,倚中国富强,贪一时战功,无故兴兵,致伤人命,切记不可。但胡戎与西北边境互相密迩,累世战争,必选将练兵,时谨防之。今将不征诸夷之国名开列于后:朝鲜、日本、大琉球、小琉球、安南、暹罗、真腊等。”

阳江古称高凉,以海为生,以海兴市。自汉代以来,凭借自身优越地理位置与经济、人文优势,成为海上丝绸之路要道上的重要转运港和补给港,作为交通要隘与东南亚诸国关系密切。在阳江附近海域被发现并成功打捞的“南海1号”,便是最好的佐证。

 

1987年,广州打捞局和英国海洋探测公司合作搜寻东印度公司沉船时,却意外打捞出一条宋代鎏金腰带,唤醒了沉睡800年的南宋古沉船——“南海1号”。

 

“南海1号”文物

 

进到广东海上丝绸之路博物馆,中央便是保存着“南海1号”的“水晶宫”,历经数年保护修复,沉船表面的海沙、淤泥、贝壳等凝结物被逐层清理,货舱内罐瓶以大套小,碗碟密密层层,重见天光。

 

出水文物

 

修复清洁工作室

“南海1号”的出水文物以景德镇等宋代几大名窑出品瓷器以及金银铜器、钱币等为主,总量约6万至8万件,被称誉为“海上敦煌”,重塑了我国宋代生动的社会图景和文化艺术。

 

“南海1号”出水名窑瓷器

 

“南海1号”中的文物均是珍品,宋代的帔坠、巾环、金钏闪耀着金黄光泽,似令人神往的尤物;婴戏石榴纹瓷碗清澈如水,婴孩跃于石榴籽纹案上;而六棱瓷执壶花形工整硬朗,带有西亚国家银器的造型风格。

“南海1号”是在“海上丝绸之路”主航道上的珍贵文化遗产,它满载千年的历史积淀,宛如一座海上丝绸之路文化大观园,记录下古代东西方文明的交流与碰撞。

今天的GOPRO视角·文化之旅,从古商船的沉没地出发,重新解读古代文明,开启海上丝绸之路的探秘之旅。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129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