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底一线卫视研发中心:2017年如何摆脱“情报局”尴尬、缓解模式荒?

娱乐资本论 2017-06-13 00:16 阅读:79

今天,第三届中国模式日闭幕。

 

这一届,娱乐资本论听到了一些特别的声音。

 

江苏卫视频道总监李响很耿直:国外的流行模式,中国差不多看了、用了90%,没什么新东西了,大家回到了同一起跑线。

 

前两年前在戛纳,江苏卫视对外输出了《超级战队》等节目,“当时也签了很多option”,遗憾的是,“后来或多或少因为成本的原因没有去做,所以国外同行一样受市场规律的影响,不是拿到好项目就做,不具备条件就不做了。”



 

这一点,东方卫视副总监任静同样深有体会:“不能说中国没爆款,欧美也没有。他们这两年,除了几大素人选秀节目像《达人秀》《偶像》《X音素》,就再也没了,现在都是改一改(微创新),大家都到了瓶颈期。”

 

前有总局“限模”、鼓励原创,后有残酷的现实原因:“大多数来的模式还是要改的,不能直接用,还不如自己做呢。”

 

在这样的背景下,2017年各大卫视究竟该如何研发、创新呢?通过与湖南卫视研究中心主任罗昕、东方卫视频道副总监任静、中央电视台节目研发部主任吴克宇等业内人的多方交流,小娱跟大家一起探讨下央卫视的应对措施、以及下一个爆款会在哪儿。

 

为什么中国电视圈的创意研发这么弱?

 

彭侃博士说过:“全世界都缺少好的大的模式,中国更缺少,我们的研发能力更弱。”

 

世熙传媒CEO刘熙晨感受更直接:“英国公司的老总到世熙开会,他讲他的创意、新模式,我们很羡慕。因为他要跟BBC合作,他说做内容的只做内容,不管广告,只要拿出好的创意、好的模式,电视台就会跟他合作。同时,电视台还会把版权给你。”

 

他感叹称:“我们中国没有这个好日子,我们的综艺制作公司、创意人太苦了,创了意还不一定归你,你掏钱,电视台还跟你分享版权,太难了。反观英国,它的环境是支持创意人的。我们不管是从经济上、商业上、版权分享的规则上,都是不支持的。”

 

但真的只能怪大环境吗?据小娱了解,各大一线卫视、制作公司制作能力弱,是有具体原因的。

 

在模式日现场,小娱遇到了《火星情报局》总导演胡明,当小娱问起其未来是否会建立研发中心时,他很明确地摇摇头:“暂时不会,如果你想做研发,你得先冲到一线呀,你要有非常丰富的制作经验,才做得了创意研发。”



 

而全球最大内容制作与创意公司FremantleMedia中国区 CEO 尹晓葳告诉小娱:“很多公司都是,制作人现在你没活儿了,那你干脆去研发一下节目。这没什么不好,但从我们国外专业的流程来说,一般都是在行业干了若干年、本身能力非常全面、其相对稳定的团队,能做出标准化、工业化的成熟模式出来。根据你的模式,做出来的东西起码得95分以上。”

 

在国内,大家普遍追求利益最大化。“你越是会做节目的,越是给我顶在一线做节目。时间长了的话,上边的人一直做节目,下边的人一直流失,容易导致于整个梯队青黄不接。当然,这也是屁股决定脑袋,顶着营收压力情况会更复杂。”

 

尹晓葳告诉小娱:“第一,研发的动机很复杂、背负了太多的包袱。上边动不动就要求:你得给个爆款、招商得拿多少、规模得到多大,你很难真正释放他的创意能力。中国公司永远都希望,最好我明天捣鼓出一个PPT,后天我就可以去提案了,再后天我又去卖广告了。这样的心态、研发周期,根本没时间推敲你的点子是否站得住、逻辑、情感是否成立,这样太多环节都缺失了。”

 

一线卫视研发中心:

沦为情报局还是逐步走上正轨?

 

据小娱了解,长期以来诸多卫视没有专业的研发中心,他们内部更多会被业内俗称为“情报局”。

 

但是,在全球模式陷入瓶颈、中国鼓励原创的当下,不少一线卫视正在考虑转型。

 

一个非常典型的标志,去年年底,湖南卫视重新梳理、成立了研发中心,《快乐大本营》制片人罗昕被调去出任研发中心主任。

 

 

据罗昕回忆:“去年老大跟我聊的时候,问我你愿不愿意尝试创新研发?因为《快乐大本营》每一期要求一个创新点,每一季一个创新带,在不停地做尝试来保证节目长久的运行。他说你是不是把这样的经验延展到平台上,把湖南卫视整个创新的氛围带动起来。”不仅如此,据说现在研发中心内部,像罗昕这样制作经验超10年的不下10人,同时也吸收了很多新鲜血液。

 

罗昕告诉小娱:“我们研发中心每天在做的事情,第一是怎么样建立好完善的体制,收集更多方案。第二步是大家一起,比如说跟国内外的专家一起,看怎么样把好的点子做延伸的推演。”据悉,湖南台每个月可能会收集二十到三十左右外资公司的提案。

 

目前,在研发中心的推动下,今年三季度将推出第一个成品,即与唯众传媒合作的《我是未来》。

 

再以东方卫视为例,任静告诉小娱,东方卫视研发团队分两波人,“一波真的是学研发、学项目管理出来的,包括外语很好的。另一波是导演出身、一心就想做一个一天能够拍十个方案出来的人,这两种世界观、价值观完全不同的人天天在一起工作。”

 

有趣的是,任静介绍称他们已经形成了一套生产模式的体系。“从纸模到孵化、到样片、上档,我们《天籁之战》就是这样做出来的。我敢保证我们是全国第一家写自己宝典的第一家,怎么写宝典没有人能答得出来。我为什么这么乐观?第一,《天籁》不是拍脑袋想不出来,我们已经有一套完整的流程体系。第二,我们知道只有5%的成功率,所以我做到6%的时候都很高兴的。”

 

2017年央视、一线卫视重点研发方向是什么?

下一个爆款是谁?

 

很多人好奇,既然大家都在积极搞研发。那2017年,大家的重点方向是什么呢?

 

经过小娱的梳理,文化类、科学类、比较契合政策导向类的节目会成为新的重点。另外,垂直的生活方式类的节目在增多。

 

说到文化类节目,自从《中国诗词大会》、《朗读者》火了后,很多卫视都在找这样题材的作品。

 

 

 

中央电视台节目研发部主任吴克宇表示,原本《中国诗词大会》是一个命题作文,当时组织了二三十家社会公司提交制作方案,但要么是创新性不够,要么是口味不贴近,后来他们干脆自己做。当他们把这些都做到极致后,获得了巨大的成功。有趣的是,据他介绍,现在央视正在筹备《中国戏曲大会》、《中国青少年素质大会》等一系列的节目。

 

此外,据任静介绍:“东方卫视非常看好垂直品类,最近我们一直在做这方面的研发。”她举了一例,《梦想改造家》成功后,他们衍生出了《生活改造家》。“很快,我们第三个成品《我想有个家》马上会出来。”

 

 

湖南卫视则非常强调创新性节目,“百好不如一新”。罗昕表示:“一个新的东西,不管是新的领域、新的题材,或者新的表现形式也好,起码告诉我他在设计里面有新的东西,这是我们选节目最高的评判标准。”

 

另一方面,据李响介绍,江苏卫视也很看好新题材的内容。“比如说接下来谋划的魔术类的一个节目。虽然无数人做过无数个,为什么最后都没成?我们做也未必就成,但是我们觉得还是可以尝试一下。我们请到的,此时此刻在江苏卫视的会议室里,有大概超过十个国外,有魔术专家有节目研发专家,在一起共同战斗。我们要为今年的三四季度推这么一个节目。”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79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