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海滨:殿堂的归殿堂,日常的归日常|寰行中国@佛山

周海滨 2017-06-12 16:09 阅读:942
摘要:《寰行中国2:风从西边来》系列之十九@佛山|周海滨著佛山:殿堂的归殿堂,日常的归日常殿堂的归殿堂,日常的归日常。在没有成为陶之前,陶是一框框刚刚从田间挖出的泥土,它们身上没有高岭土的高贵,它的工艺,它

《寰行中国2:风从西边来》系列之十九@佛山|周海滨著

佛山:殿堂的归殿堂,日常的归日常

殿堂的归殿堂,日常的归日常。

在没有成为陶之前,陶是一框框刚刚从田间挖出的泥土,它们身上没有高岭土的高贵,它的工艺,它的图案,透着民间的喜庆和憧憬。它们与皇亲国戚沾不上边,又得不到文人雅士的把玩,他们不是宋徽宗宫廷院落中雅致的摆设,也不是雍正帝会屈尊亲手设计的艺术品。

它是陶。

我们要读出它们缤纷的图案,要读出匠人的岁月,要读出窑火里一颗颗炙热的心情。

这都是奢望。

工艺美术大家不会在没有玻化、易碎易裂的陶器上耗费艺术的生命,陶器老了。

东南亚人为什么喜欢陶缸

一件件陶器从倾斜的窑口里出来,没有激动人心的欢呼,仿佛这一件件小巧的玩具或硕大的摆件,与自己无关。

但,我们的日常却不得不去选择陶器,记得我幼时家中用的缸,有水缸、米缸、糠缸,更久远的还有酱油缸、酒缸,这些陶制什物喂养着数千年以降的中国人。

如今,生活告别了它们。

某日,我收到了佛山石湾陶瓷的订制纪念陶,打开一看大失所望,这是一件粗制滥造的陶,不是我期待中的技艺匠心的制品。如果不是上面有我手写的制陶日期,我甚至找不到珍藏它的理由。

这并不奇怪。

佛山石湾生产的陶器是外销陶。顺时而为,顺需而产,是千百年来石湾窑窑火经久不息的重要原因。同时,外销陶因其质量一般、价格低廉而占据出口船舶的绝大部分仓位。

在埃及法蒂玛王朝,一位名叫赛义德的工匠及其弟子,以宋瓷为模式研制出了低端青瓷、白瓷和元以后的青花瓷。其实,他们仿造出了低端陶。正宗的中国青花瓷是釉下彩,色彩在釉的下面,历经千年也不会褪色,而埃及的冒牌货胎质为陶,硬度远远低于中国瓷,釉又比中国产品厚,仿佛是一层玻璃覆盖在上面。

由于西亚、北非的这些仿制品价格便宜,中国的出口陶器告别了西岸。

虽然告别了,但故事还要继续。在600多年前,佛山已经是古代海上丝路重要的货源地,制造的陶瓷远销岭北和海外。石湾的龙凤缸,缸壁塑有龙凤浮雕,龙跃腾云,凤鸣不已,有一副生机勃勃的气象。

为什么东南亚人喜欢这种陶缸?因为当地气候潮湿闷热,衣物储存不易,用龙凤缸来储存珍贵的衣物,可以隔湿气。

这种陶器价格低廉,可以对比有价可查的唐代后期长沙窑,这座外销长沙窑口,生产介于“陶”和“瓷”之间的炻器,外销瓷壶高19厘米,标价“五文”。而浙江出土的越窑青瓷盘口壶,高47.9厘米,标价“一千文”。因此,价廉的长沙窑成为风靡一时的外销产品,在唐代黑石号沉船中出土的6万件瓷器中,长沙窑瓷器占据绝大部分。

在长沙窑同时代,邢窑白瓷、越窑青瓷,在更早的北宋定窑白瓷、景德镇青花瓷、龙泉窑⋯⋯烧造的最精美、品质最高贵的瓷器,却只会运往一个地方,这就是帝都。

爱默生说,我们相逢时,好像素昧平生;我们分离时,好像从未分离——这就像瓷和陶一样,我们只在博物馆里与瓷素昧平生,却在市井里从未与陶分离。

南风古灶为什么种榕树

远古的华夏氏族以火为图腾,步入南风古灶,“南风三气火德星君”火神陶像甲胄鲜明,神仪肃穆。迎面而来的是一对依山而筑的古龙窑,已经窑火不绝五百年,被称为“陶瓷活化石”——南风古灶和高灶。

在石湾,我们看到临街的店铺满是各种陶制品,其中陶花生、陶鸡蛋颇为讨巧,令我等不禁反复把玩,不过,最知名则是“石湾公仔”,每件作品充满着浑厚、粗犷、质朴、率真的民间气息。

南风古灶沿用古龙窑来制陶,烧制时脚踏草鞋,手持捏布。窑两侧的树木并非随意种植,而是运用风水之说,种下水火相济、五行相生的遒劲古榕。

“石湾瓦,甲天下,旁及海外之国”。在唐之前,中国的陶器很少出口到天竺,因为天竺的湿婆教徒吃饭不用餐具,在地上铺上芭蕉叶,饭放其上,用手抓食。随着伊斯兰教传入天竺,天竺人才改变了生活习俗,吃饭时使用桌子,在桌上摆放盛食的陶瓷器皿。因此,宋代以后,从海路销往印度的瓷器大大增多。

宋朝沉船也随之多了起来。

1987年,广州打捞局和英国海洋探测公司合作搜寻东印度公司沉船时,却意外打捞出一条宋代鎏金腰带,唤醒了沉睡800年的南宋古沉船——“南海1号”。

民国年间梁照葵所撰的《石湾陶器考》记载:石湾乡内苏氏有一瓦钵,盛饭喂鸡之后,第二天那鸡饭依然满钵。自此,石湾“每窑一件宝”的说法不胫而走。

 

南风古灶

远古的华夏氏族以火为图腾,步入南风古灶,“南风三气火德星君”火神陶像甲胄鲜明,神仪赫赫,令人穆肃。迎面而来依山而筑一对古龙窑,便是窑火不绝五百年,被称为“陶瓷活化石”的南风古灶和高灶。

石湾公仔

明代后,石湾陶艺进入鼎盛时期,其中集宋代各名窑之大成,色彩斑斓、古朴高雅又别具神韵的“石湾公仔”,也随之愈发远销日本、东南亚以至世界各地,千百年来历久弥香。

 

拉坯成型

修坯贴塑

 南风古灶用龙窑来烧制陶瓷的传统至今未变,烧制时脚踏草鞋,手持捏布的习惯依旧。揉泥黏合和修坯贴塑时用到的镂空技法,刻花中产生的阴阳两刻等石湾陶塑技艺,古朴而独具匠心。

 

两侧是水火相济、五行相生的虬劲古榕,身旁则是极具岭南民俗文化的明清古建筑群,瓦砖古旧而结实。佛山作为岭南文化的发祥地,其武术、陶艺、剪纸等手工艺却也同时嫁接起东西方文化的交流,历经风雨,薪火相传。

 

“石湾瓦,甲天下,旁及海外之国”,“南国陶都”石湾源远流长的5000年制陶史,积淀着殷实厚重的陶瓷文化底蕴。创下“外销陶”一个时代辉煌的佛山,也为华夏文明的发展作出了卓著的贡献。

 

今天的GOPRO视角·文化之旅,访南国陶都,揭历史觅陶魂感岭南文化。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94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