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票房、刷收视率、刷点击率,中国影视还有回头路么?

媒介之变 2017-06-01 15:09 阅读:274

恳请您点击右上角,订阅“媒介之变”的百家号。

孙佳山  中国艺术研究院

在当前的文艺领域,最热衷于刷数据的必须是影视领域,当下的文艺评论对于影视领域新旧媒体的数据分析也最为荒唐。以电视剧为例,2015年全年生产电视剧目共429部、15983集。电视剧在所有电视节目中的收视、播出量依然是最大的,电视剧在2015年仍占电视收视份额的30%。2015年,我国电视剧市场规模达到了约882亿元,这甚至是最爱刷数据的电影的二倍。

这还只是电视剧在电视这种已经相对沦为旧媒体的数据,在2015年网络剧的数据表现同样耀眼。2015年网络自制剧生产实现“井喷”,产量由上年的205部增加到379部,共5006集;总播放量为274.44亿,增幅高达120%;其中三分之二由IP改编,现象级作品不断增加。

2015年网络剧市场规模约为170亿,其中版权市场约为30亿、衍生品市场40亿、广告市场100亿、用户付费约25.6亿元等,付费观众达整个受众群体的17%,比上年增长了270.3%之巨,诸多热门IP网络剧点击量都突破了10亿次大关。同期,互联网视频用户也为电视剧贡献出了高达3771.82亿次的点击量。

按照现有的文艺评论的平均分析水平,一定会认为中国电视剧、网络剧的发展趋势一片欣欣向荣,新旧媒体在深度融合,并为各种光鲜亮丽的数据拍手叫好。然而,我们只要稍将这些数据放大一点,就立即会发现对现行新旧媒体的这种数据分析的荒唐之处。

我们首先做一个简要回顾。自2004年起,在国内电视剧市场实行的是“4+X”的行业政策,即一部电视剧最多在4家卫视和X家地面频道同时播出,这一政策正式揭开了21世纪初的中国电视剧行业的自由竞争时代的大幕。在这个时代,中国电视剧行业实现了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GDP式的跨越式发展,也的的确确出现了一大批经过市场检验的经久不衰的时代精品。

中国电视剧行业的这一轮发展周期大致持续到2012年。到了2012年,中国电视剧行业的总产量达到了历史最高点,高达17000集,电视剧行业产能过剩的弊端日益凸显,近年来整个行业都深陷在徘徊不前的困局中。

于是广电总局在2015年,正是想通过“同一部电视剧在每晚黄金时段联播的卫视综合频道不得超过两家,同一部电视剧在卫视综合频道每晚黄金时段的播出不得超过两集”的“一剧两星”政策,来调控“4+X”政策年代所造成的产能过剩问题。实际情况是,电视剧产量在2012年达到历史最高点之后,别说“一剧两星”,早在2013年就出现了黄金时段半数以上的“一剧一星”。为什么会出现这个现象?

因为独播最能保证收视率,然而难堪的现实是,在这个逻辑上最大尺度的“一剧一星”都杯水车薪,我们对“一剧两星”还能有一丝期待么?显而易见,在播出渠道有限的情况下,现有电视剧行业已经呈现出了严重的供大于求的市场现状,中国电视剧行业已经悲剧性地跌进了整体性的泡沫化周期,这恐怕甚至都不能用警钟长鸣来形容。

所以,2015年的中国电视剧行业并没有解决新世纪以来由于充分地自由市场竞争所导致的两级分化问题。当前,中国电视剧、电视综艺领域的全部制作、发行公司,都将难以逃脱全行业的马太效应。每年都有一半左右的新近制作的电视不能登上电视荧屏,这将直接导致行业性的弱肉强食,只有大资本扶持的大公司可以生存,全行业都将赢来3、5家独大的寡头时代,这意味着什么已经不言而喻。

正是因为有一、二线明星出演的高投入的电视剧和电视综艺可以在一定程度保证收视率不至于太过低迷,没有大资本撑腰的电视剧和电视综艺自然将不会再有出头的机会。近年来,广电总局已经不是第一次发文要限制大明星的天价薪酬,但极具讽刺意味的是,其一次又一次的沦为一纸空文,大明星们甚至已经可以自己包装出一个“皮包”公司到资本市场上攫取更多利益。

而且,正在两级分化的并不仅限于电视剧、电视综艺的制作、发行领域,在播出领域,也就是电视台,也同样悲剧性地出现了强弱分明的行业格局。没有人会想到,仅仅十几年时间,昔日风光一时的“新媒体”电视台在今天竟然出现了一些西部地区的省级卫视已将自己整体转租的惨淡现状,就连湖南卫视这样的行业翘楚也出现了拖欠电视剧购买款项的凄凉情境。

只有通过对上述“旧媒体”脉络的系统梳理,我们才能理解网络剧的逻辑。正是由于电视剧已经进入到整体性的通货膨胀恶化周期,才有了网络剧的空间和可能。在电视剧市场继续衰变的现实语境下,如今网络剧已成为电视剧领军企业的最主要的盈利来源,全网剧收入占其总收入的比例甚至超过了65%。那么,作为新媒体的互联网是不是就是电视剧的世外桃源呢?现实恐怕更为残酷。

2015年网络用户付费收入只有区区25.6亿,这甚至不足以让一、二家主流视频网站盈利,困扰着中国电视剧的问题正同样困扰着中国网络剧,新媒体并没有僭越出旧媒体的框架结构,也并未对解决原有痼疾提供任何实质性的可行方案。

因此,对于当前的文艺评论而言,必须尽快驱散通行于新旧媒体间的荒唐数据分析的迷雾,充分正视乃至解决从世纪之交到今天,广电领域在完成“卫视上星”之后,这不到二十年间所积累的犬牙交错的行业乱局,这对于我们讨论新一代,乃至下一代新媒体,都具有继往开来的历史意义。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27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