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欲静而风不止:联想私有化的自圆其说

孙永杰 2017-05-31 01:22 阅读:1.0万

继刘军重返联想集团担任联想集团执行副总裁兼中国区总裁,领导中国区PCSD业务引发业内对于联想未来的讨论仍剩余温之时,近日,一篇来自自媒体账号“开八”的名为《爆料:据说联想集团拟私有化,杨元庆将退居二线》的文章在坊间流传,但当我们通读此篇文章之后,不知为何却对此文充满了疑惑。

 

首先该文章讨论联想私有化和杨元庆退居二线的源头或者说噱头是根据数位投资界消息人士的消息,但该文马上又用有的线人称联想集团私有化的事情正在计划中,但因为买方团方面出现变化所以推后,具体时间不详。这种模糊的肯定和否定的表达,首先给我们的感就是这篇文章具有相当炒作的嫌疑。原因很简单,任何自媒体帐号都可以杜撰这样一个或者以这样一种模糊肯定加否定的新闻(其实是什么都不确定),而自身可以不负任何的责任。同时,模糊的数位投资界消息人士和线人的称呼又极易提升自己文章的档次或者说逼格。但不幸的是,但我们真正要去看所谓联想私有化原因分析或者说实质性内容时,真的是让我们大跌眼镜。

 

在以较大篇幅陈述业内皆知的联想业绩下滑之后,该文以戴尔私有化后的业绩为例来证明联想私有化的必要。但从其仅列举的戴尔第四财季营收、利润和构成上看,我们并未看到这和戴尔的私有化有何必要的关联。例如第四财季,营收同比增长58%,但就像戴尔所言,其营收的增长主要来自于其并购EMC的协同效应,即戴尔的营收增长几乎全部来自于并购来的EMC。即便如此,戴尔在第四财季却净亏损2.36亿美元和营业亏损17亿美元。与此同时,戴尔的传统PC和服务器业务几乎与一年前持平。

 

不知业内看到这里作何感想?我们看到的是,戴尔的私有化并未从根本上改善和提升其原来私有化之前的业务(例如传统PC和服务器),所谓的营收增长靠的是并购(与私有化也没有必然的联系),而我们这里需要补充说明的是,当初戴尔是以670亿美元之巨并购的EMC,但从接近一年半左右的并购时间看,除了与EMC营收的叠加外,其整合的效率并不高(整个戴尔依然是亏损),所以非要比较的话,私有化的戴尔的市场表现其实远不及联想(联想的营收依然在增长和盈利且是在没有巨资并购的前提下)。

 

如果说上述是该文非要拿戴尔私有化为例,来证明私有化更利企业或者联想发展的话,那么我们的分析证明戴尔的私有化非但没有证明私有化更有利于企业发展,反而效率更低(与现在的联想比较)。

 

那么接下来,联想目前业绩的不理想(主要是手机业务)和私有化有必然的联系吗?

 

其实有关联想业绩的不理想,尤其是移动业务,业内已经有诸多的分析,但我们始终坚持的观点是,联想此前频繁更迭高层背后是其战略的摇摆(包括高层之间战略的不统一)和不当的市场策略,而如果一个企业没有明确和自上而下的统一战略,除了内耗之外,业绩的不振是最直接的反应。换言之,造成联想业绩不振的主要原因还在于联想内部,与其是否私有化没有必然的联系,即如果联想私有化后,战略依然摇摆,其结果与目前并无二致,甚至会更糟。而业内之所以普遍看好此次刘军的回归,根本原因在于联想在经过反思之后,终于有了清晰和统一的战略。

 

此外,联想的业绩不振,与其正在进行的转型,尤其是核心的PC业务也不无关系。在联想看来,当下和未来的PC不再仅是Personal Computer个人电脑,而是Personal Computing个人计算设备。智能手机、平板电脑、智能手表、智能电视、智能音箱等都属于这个新PC范畴,AR/VR等设备也正在加入进来,未来人们身边的新PC(个人计算设备),都会具有计算、存储、网络的功能,这些新型的智能终端,将无处不在。从“个人计算设备+个人云”往下延展,就是个性化计算设备+个性化云,随着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蓬勃发展,满足用户对于设备外观、性能和云内容、云服务的个性化需求将成为现实。所以从个人计算设备+个人云,再到个性化计算设备+个性化云,PC的边界正在无限延展。

 

所以不管私有化与否,这种转型都是必然的选择。这里我们想说的是该文作者并没搞清楚联想业绩不振的真正症结所在,而这种症结能否解决才是核心,即现在的联想未必不能解决,私有化后未必就一定能解决,挑战都是客观存在的。

 

最后就是该文称,私有化之后可以减少联想的盈利压力且更加专注于业务,还称目前联想股价低迷的表现损害了联想的品牌形象。孰不知,正是通过上市增加了企业在全球市场的透明度,联想才得以顺利并购IBM(通过美国政府的审查),并最终成就了自己全球化和世界500强的目标。从这个角度看,我们认为,联想私有化,不但不会消除现在因股价低迷造成的所谓对品牌的损害,反而适得其反,让联想之前在全球建立的品牌知名度不仅缺少了一个重要的让全球进一步关注和了解的渠道,还会被外界认为是联想全球化的终止,甚至是失败。看看私有化的戴尔,其在媒体和业内的曝光度,要不是该文提及,相信多数业内人士对于戴尔已经是“最熟悉的陌生人”了。

 

至于所谓的盈利压力和专注,难道私有化就没有盈利的压力,或者说私有化的联想就不以追求盈利为目标了吗?商业企业逐利是常识,也许私有化之后盈利压力不一定会减轻(视联想私有化的对象而定),但盈利压力是始终存在的。提及专注,还是上面所述,联想之前的不专注在于内部战略的摇摆和不统一,只有这些统一了,才能在产品和市场等业务端体现出专注。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爆料:据说联想集团拟私有化,杨元庆将退居二线》一文丛新闻角度看,是自圆其说(模糊的肯定与否定),即等于什么都没说,没有任何的价值;从产业分析的角度则明显缺乏对于产业的了解,而更让我们疑惑的是,在上述情况下,其竟然在行文的最后一段称刘军上位,将担任联想的CEO,杨元庆退居二线担任董事长的猜测从何而来?和私有化有必然的联系吗?尤其是在联想私化这个新闻都不确定的前提下。

 

俗话说:树欲静而风不止。联想在经历频繁高层调整的“躁动”之后,刘军的回归本应成为这种“躁动”(无论是联想还是对联想关注的业内)的结束,进而让联想全身心投入到既定战略的执行中,而业内也需要静观其变。无奈的是,总有些业内人士或者媒体为了某种目的,以“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自圆其说的文章玩文字游戏,这不仅是对于自身的影响力的伤害,对于目前步入正轨的联想也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启发和帮助。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1.0万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