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华为的军事管理并不具有普遍意义

郝亚洲 2017-02-02 14:42 阅读:5914
摘要:本文意不在论“术”。华为的数字太漂亮了,以至于重新唤起了盘亘在这个国家民众心中的GDP情结,向最能挣钱的企业学习。诚然,华为一定是做对了什么,却并不意味着华为什么都做对了。热爱军事理论的任正非几乎把华


本文意不在论“术”。

华为的数字太漂亮了,以至于重新唤起了盘亘在这个国家民众心中的GDP情结,向最能挣钱的企业学习。诚然,华为一定是做对了什么,却并不意味着华为什么都做对了。

热爱军事理论的任正非几乎把华为塑造成了一支战无不胜的特种部队,仅从外部视角来看,众多国内企业管理者对这种“亮剑”似的管理风格趋之若鹜。以至于人们会误以为,管理一个企业就是在指挥一场战役。我将这种军事化管理风格称之为“企业军国主义”。

追本溯源,华为的管理还处于风靡于上世纪60年代的“目标管理”范畴。“目标管理”的始祖是军事管理。其要义是:首先确定到达地点,然后动员一切资源向那个目标前进。到达指定地点后,再继续制定新目标。如果说时间轴可以无限延长的话,这支军队就可以征服全世界。

军事理论和管理实践之间有很大的相通性,比如对目标的敏锐度,我们称之为战略。比如隐蔽性和灵活性,我们称之为战术。因为要打仗,所以“目标管理”的首要任务是确立对手是谁,一切资源的调动要以打败对手为核心。这是面对复杂世界时的最优路径。

因此,我们很自然地看到,经理人们的书架上会摆放着《孙子兵法》,《战争论》。也是在那个年代,“战略”崛起。

管理史学家科雷纳认为,对战略理解最深刻的是马基雅维利。老马是个十足的阴谋论者,他提倡在这个阴险狡诈的世界里,要学会机会主义。商业的本质也是政治,老马还反过来说了一遍,“政治是一场更大规模的商业活动”。这里透露出了带有肾上腺素的阴森感——干掉对手!

我们说这种原教旨的“目标管理”在一定时间范围内是适用的,因为在“用户”产生之前,“顾客”是按照几乎固定的数据统计方式存在那里,就像一个山头,除非你炸了它,否则它就是兵家必争之地。企业之间的竞争只要把山头作为目标即可。

“用户”和“顾客”不同。前者是一个“流”的概念,即多种知识的集合体。“知识”就是现在企业服务的对象,而不是某一个具体的人。这也可以看作是克里斯滕森提出“价值网”的前提。当用户本身又面临一个信息流动的世界时,又会发生什么呢?那就是他会离开这个山头,但可以享受到更好的服务。越来越多的用户离开之后,对手身份也会发生变化,企业假想中的“目标”便不存在了。

如果说之前的“目标”时固定的山头的话,现在的“目标”则是极速流动的沙丘。或者说,“目标”早已被信息化解构,呈现在企业面前的是一片茫茫沙漠。

如此,华为似的“企业军国主义”还会所向披靡吗?

如果说“目标管理”失效的话,其衍生出来的“大战略”还会继续奏效吗?我认为这里需要对“战略”作出再定义。之前的战略是基于外部环境和自身能力的匹配,当下的战略则是要尽量内化,或者说把寻找战略的任务交给员工和用户的结合体,我称之为“交互界面”。这是当下唯一可以追踪沙丘的方法。企业再小,也不如个体的反应速度快。企业要在适度空间内,将处于顶层的企业家智慧让渡给个体智慧,这才是高级的“组织智慧”。

从前,企业是依靠客体进行自我认知,比如波特的战略理论。现在,企业需要“唯心主义”,需要通过感知来塑造或者改变客观的市场环境。

“亮剑”不是一个适用于信息时代的词。除非你拥有一个传说中的德川幕府时代的神剑,劈下去之后造成空气振动,将自己隐于其中。

前面说,军事管理的哲学理念是,没有不可征服的。但是,亚历山大征服世界了吗?大流士征服全世界了吗?成吉思汗征服全世界了吗?

当然,管理风格和企业所处行业有很大关系。因此,我并不是在反对华为和任正非,而是反对那些盲目的追随者和吹捧者。

(更多优质内容,关注微信公号”管理学人“)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591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