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耀杰:陈其美勒索唐桐卿

张耀杰 2016-06-15 00:08 阅读:3
摘要:张耀杰:陈其美勒索唐桐卿文载南方都市报2015年03月22日星期日版次:AA17版名:历史评论辛亥革命已经过去100多年,回顾历史,革命党人及其革命政府,如何能够依据现代法理依法行政和依法治国,一直是

张耀杰:陈其美勒索唐桐卿

文载南方都市报2015年03月22日星期日版次:AA17

版名: 历史评论

辛亥革命已经过去100多年,回顾历史,革命党人及其革命政府,如何能够依据现代法理依法行政和依法治国,一直是历史研究中悬而未决的重大问题。

1911年11月9日,上海《申报》刊登《沪军都督府各部职员表》,其中的谍报科科长为应夔丞,谍报科一等科员包括费律司、罗区、吴乃文三个人,二等科员包括丁大芬、张汉维、应月波三个人。

沪军都督府谍报科除了为辛亥革命收集军政情报之外,更加重要的职责是采用上门敲诈或绑架勒索的恐怖暴力手段,为军政府筹集革命经费。由于包括革命党高层在内的中国富豪大都聚集有外国人统治管理的租界区,沪军都督府谍报科公然违法犯罪的敲诈勒索,就与租界当局依法保障租界居民生命财产安全的正当行为,形成尖锐对立。

据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警务处的《警务日报》记载,12月28日,两名革命党人来到云南路182-183号住宅敲诈勒索,探目布鲁斯特接到报警立即前往,把两名革命党人当场拘捕,以在租界从事非法活动的罪名送交会审公廨予以审判。这两名革命党人中的一名持有谍报科科长应夔丞签发的公文,说是前来搜查武器弹药。依据现代法理,即使该户居民确实拥有武器弹药,沪军都督府谍报科也不可以擅自进入租界区,越界行使其执法权力。

1912年1月4日,作为同盟会第一大报的上海《民立报》,在第一版显要位置刊登来自谍报科的一份公告,其中写道:“为悬赏购缉事:据程小如、薛光祖呈报,有唐君桐卿(前清南京大清银行总办、唐宗愈之父)、田君达生,于十一月初十日下午七点钟失踪,声请派探访查前来。除通饬本科暗探侦探密访外,登报布告诸色人等知悉,如能将唐、田二君觅到,赏洋一千元;知风报信,因而获见者,减半给奖。本科储款以待,决不食言,特此通告。”

事实上,这是一份贼喊捉贼、嫁祸于人的部门公告,唐桐卿、田达生其实就是被谍报科暗探绑架劫持的,其幕后主使者正是同为青帮“大”字辈大佬的沪军都督陈其美(英士)和谍报科长应桂馨(夔丞)。

中国传统的辛亥年十一月初十日即1911年12月29日。作为一名租界居民,被本国的革命政府绑架勒索的唐桐卿,极其幸运地得到了来自租界当局的依法保护。案件发生后,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警务处刑侦股于第一时间立案调查,在此后的20多天内,几乎每天都有关于此案的追踪报告。

1912年1月4日,租界警务处总巡勃罗斯在《警务报告》中介绍说,据报告,华商钱业公会的会长最近被捉到公共租界以北的某个地方拘留了3天,直到给民国政府签发一张20万两的银票后,才得到释放。谈到唐桐卿案,勃罗斯介绍说,1月2日下午4时30分,警务处接到汉口路大清银行的报警电话,当即派遣一名探员前往该行。该行职员唐慕潮即唐宗愈是唐桐卿的长子,他告诉探员说,最近有人乘坐一艘汽艇去杨树浦路79号搜捕他和他的弟弟。这天下午2时,又有4个人来到大清银行找到唐慕潮,向他借用50元钱。经过一番讨论协商,这名探员接受银行经理的建议,护送唐慕潮和他的弟弟唐慕汾入住相对安全的客利饭店。

同样是在1月4日,工部局总董葛雷在呈送给比利时总领事兼领袖领事西弗尔特的公函中写道:“兹就革命党间谍新近的活动,谨提请领事团注意。他们竟绑架了唐桐卿和田达生两个华人。……现在有各种理由可以相信,若不采取强有力行动,二人将被转移离开上海,故敝人谨希望领事团立即要求释放二人回到租界。”

1月22日,勃罗斯在《警务报告》中写道:“据从城里传来的消息说,那位从杨树浦79号绑架走的唐先生已表示愿意拿出1万两银子作为革命军经费,但这一数目仍未能满足绑架人,他们要求他拿出5万两银子。”

1月23日,勃罗斯在《警务报告》中介绍说,沪军都督府谍报科人员已经获得上级承诺,凡从被捕人员、前清官吏或与满清政府多少有些瓜葛的人那里弄到的钱财,他们均可分得30%。唐桐卿、田达生二人已经于1月20日晚9时左右获释。在这之前,已经有人替他们向陈其美的都督府财政部交纳赎金23000元。

在当天的《警务报告》后面,附录有唐桐卿写于1月22日的书面陈述。其中介绍说,1911年11月29日晚上,唐桐卿和中医田达生乘坐马车刚刚回到家里,就有一个人上来打开车门说:有一封黄兴将军给你的信。唐桐卿说他不认识黄兴将军。这个人又说是陈其美都督要见你。唐桐卿要求对方出示名片,对方4个人一拥而上把他拖出马车,捂住嘴巴抬到黄埔江边。那里有20多个人、一艘小火轮和两艘民船等着他和田达生。小火轮把民船拖到十六铺码头,一行人上岸把唐桐卿和田达生送到海防厅,接见他们的是都督府谍报科的第二把手吴乃文。吴乃文表示说,谍报科长应桂馨有几个问题要询问,时间是第二天中午12时。唐桐卿和田达生随后被转移到宪兵教练所,在遭受关押的20多天时间内,他们始终没有见到应桂馨和陈其美。

唐桐卿,名锡晋,号潜叟,是江苏无锡人。他除了担任过南京大清银行总办之外,还是当年最为著名的公益慈善家。在长达37年的时间内,唐桐卿大行善事、赈灾恤难,受赈范围遍及吉林、山东、陕西、甘肃、山西、河南、湖南、江苏、安徽共计9省51个州县,救活黎民不可胜数。唐桐卿遭受绑架时已经是重病在身,经过这场惊吓,他于当年10月30日因病去世,享年66岁。

1913年3月,应桂馨因涉入武士英刺杀宋教仁案而被捕,安排王阿法冒充字画商人出面举报前谍报科长应桂馨的,竟然是现场指挥武士英开枪刺杀宋教仁的前谍报科一级科员吴乃文。能够指挥操纵吴乃文雇凶杀人并且嫁祸于人的幕后操盘者,显然是应桂馨与吴乃文共同的上司、前沪军都督陈其美。3年后的1916年5月18日,等待陈其美的是发生在上海法租界的另一场阴谋暗杀……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3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