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兄以记者经历谈内功和心法

孕峰 2016-06-14 23:07 阅读:33
摘要:鸠摩智上少林寺挑衅,使遍72绝技,群僧骇然。小和尚虚竹跑来瞅一眼,说:“这位大师用的明明是小无相功嘛。”鸠摩智慌了。一般人看到招数,懂的人看到内功。跟同行聊工作,是正常。你的术语、经历,他也懂。跟不是

鸠摩智上少林寺挑衅,使遍72绝技,群僧骇然。小和尚虚竹跑来瞅一眼,说:“这位大师用的明明是小无相功嘛。”鸠摩智慌了。一般人看到招数,懂的人看到内功。

跟同行聊工作,是正常。你的术语、经历,他也懂。跟不是同行的人聊工作,表示你们都有根器。彼此术语、体验不同,要聊起来,得把术语、经验抽象成道理、哲学,各行业各背景的人才能对上。

72绝技,就是术,招式,外化的东西。小无相功,沾上了道,内功,藏里面的东西。招式是万变,内功是不变。不变生万变。

道也分层次。猜想跟小无相功类似的还有其它功,比如九阴真经。当有比这一更深的功法。比如易筋经,洗髓经。在身体更基本的筋、髓这个层面下功夫,筑基。内功有不同,因为心法有不同。内功是心法的果实。换言之,气血运行与功力,是心的运动的产物。

要举例才能说清楚。就借峰兄做记者11年的体验。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相信对各行业的师兄们有参考。

做记者第二年,就间或有年轻人来问,如何出类拔萃。随着经历深入,我现在能分为3个阶段,每阶段都是不同层次的内功。

在第一阶段里。我告诉年轻记者,别盯着我的文章模仿写法,功夫下得越紧,越入邪路。别学招式,你想学也学不会,要学内功。好比那些盯着产品功能表层抄袭、琢磨的产品经理,还没入门。

产品的功能和UE,写出来的文章,就是外化的72绝技,看起来炫。梁宁跟我说,你的不同文章风格大不同;有的像咏春,很快出拳和过招,简捷的逻辑推演;有的像太极,松松柔柔,飘逸间就把大逻辑划完了。我说,这取决于采访对象和话题本身,它是啥样,我就怎么出招。这是内功,不拘一格,随意生化。

如何学内功?内,就是里面的东西,你睁着眼睛看不到,得闭着眼睛,想想背景。老子说,知其荣,守其辱。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别去学台上秀出来的花架子,要想他台下怎么在练。

我10年前的说法是,先学一个人的简历,也就是他的经历。比如我刚干记者时简历上有2条,人民大学经济学士,新加坡国立大学商业策略硕士。

我比一般记者稍微强,就为这两条,系统的经济和商业策略的培训。台下蹲了7年马步。比如某老板说话,提到“博弈”,这两个字,乍一看,谁都认识,都觉得能理解。但99%的人不理解它的真切含义。经济学和管理学对博弈有系统阐述。最简单的说,博弈,就是你跟我彼此都知道对方的底细,完全透明,而做出的竞争策略。有多少人理解呢。

诸如此类。一个CEO对着两个记者说同样的话,两人理解的深度,差距可以是天壤之别。

我在中国企业家杂志呆过2年,当时执行主编是李岷。她是高手,但大学专业是新闻。有次去她办公室,撞见她捧着一大本《西方经济学》在啃,一只手握笔,书上留下诸多勾画。我就明白她为什么能成高手。

靠书本知识是很快见到瓶颈。比如面对李岷,如何跟她在更高层面过招。

经济学和管理学是两个成型的营养池,你能否找到更大、更充满活力、最好还不成型、不断刷新未知的新营养池。我撞上了互联网业。

在第一个工作的媒体,我想跟互联网业。其它记者也想,就有竞争。主任就跟我说,让另一个记者跟互联网,他已有经验和人脉,而我刚毕业,完全没有。主任说,你可以在通信、金融、汽车等其它领域随便挑。

我直接就回他:“要么,我跟互联网,要么,我离职。”主任愣了几秒钟,笑了,说,好吧。

在第二个工作的媒体,有天主编跟我说,你能否不再只跟互联网业,你来做这个杂志专门的封面写手,覆盖更多行业的大事件。这是个荣誉,一本杂志里,只有几个人能偶尔写封面。我干脆回了一句:“不干。我只跟互联网。”

主编瞪了我一眼,一提脚往屁股上狠踹了一下。我哈哈一笑。

守住你的营养池。不被压力或花俏的东西勾走。互联网业一直在刷新传统经济学、管理学、社会学的教条,跟互联网的记者,视野要比跟传统行业的更高、更活。互联网里有更多好玩的人和事,好比天天有鸡汤喝。

在这个行业潜移默化,就像这个行业里的人都跟你连通,它源源不断给你供应视野和内力,玩出点花活只是信手拈来。

第2个阶段。我做记者第3年,感觉到瓶颈。写的故事和观点,自己并没经历过。所试图理解的互联网,并没亲手构建过。漂在空中,脚不着地,心不踏实。下不去,也上不去。

我就离开杂志,去一个上市的门户做主编,管20多人团队,跟产品部门对接。补齐两个实操经验,一是管理,一是互联网产品。

一年后,觉得学的东西还是有限,于是创业,自己做网站,失败了。然后加入一家当时正时髦的2.0概念的创业公司,做社会化新闻的产品经理,理念很像后来的微博。又失败。再进一家上市大公司,管40多人的新闻团队,再转岗了做战略和投资方面的总监,看项目、谈判,给高一级的boss汇报。

有没有实操经验,是大部分商业记者的天花板,若舍不得把屁股从舒服的地方挪开,卷起裤脚,去田里撒种除草,餐风露宿,就永远在空中飘,离真实的商业隔着一层纸。要从土里吸取营养。

做产品经理时,跟程序员打架,打到后来没办法,自己掏钱请他们洗桑拿。经历很多事,到今天历历在目。从那时起,我才可能听懂一个产品经理出身的CEO,比如马化腾,他说的话到底有怎样的背后的含义。他随口说到“用户体验”时,我才能会心一默。你以为没自己做过产品当过傻逼吃过亏的人,懂“用户体验”这四个字吗。

我当时也算作为空降兵到创业公司。经历跟老人集团的斗争。看着CEO怎么跟老VP过招,看着底层员工的人心辗转,看着我们这帮兵怎么挨个走人。你以为没做过空降兵,懂“空降兵”这三个字吗。

创业时,跟另一个创始人搞矛盾,彼此不信任,各自出招,最后走人。我就对有幸对“人性”这两个字有了刻骨体验。

再入大公司,离boss越近,越得懂非纯粹的商业逻辑的东西,可以叫公司政治,我直到走的那天都没完全搞懂这一套怪玩法。直到离开很久,慢慢回味,有一天大悟。你以为没在几个山头间辗转腾挪然后被绑架再然后吃下哑巴亏,懂“公司政治”这四个字吗。

这番经历,等于哥们面壁十年,练了易筋经,奇经八脉通了,看那些只会几门绝技和一点小无相功的人,能直接看到五脏六腑,你拿什么跟我打。

第3个阶段。就是当下。你发现自媒体时代,论争夺业内的时间和对他们的影响力,不再只是记者了,而是冯大辉、刘爽、梁宁这样的,一帮创业的CXO和卖过公司的投资人,经历比你多,悟得比你透,人脉比你广。周鸿祎、傅盛这些上市公司CEO也开公众号直接布道了。

这帮人何止练易筋经,洗髓经都到了第9层。人家看我这样的,眼皮子都不抬。不免有悲哀。一路上绝技和内功苦练11年,到头来,要你命的压根就不是原来那帮人。互联网革很多人的命,最先革媒体人的命。互联网首先是媒体。

但要信一点,道是没止境的,内功没止境。师父说,他练太极30年,现在63岁,依然没看到可能存在的尽头,变化永恒,练一天,就变一天。没止境,就有活路。

06年,中国企业家杂志第一次任命主笔,一个我,一个刘建强。我靠的是经济学和管理学底子,加上互联网这个营养池。刘建强不同,我有的他没有,他靠的是历史。

刘兄年纪比较大,60年代中期生人,爱古典,看古书,竖着排字的那种。据说当过几年电工,修炼出坐着瞌睡的功夫,在社会底层磨砺过。对人性体悟深刻。他不懂商业,但商业上的人和事,他能在历史里找到对应,绘声绘色描绘出来。一个读者曾打电话到杂志社,找刘建强,要请他吃饭,问为什么,说,“我读他的文章,感冒都好了。”这是真事。其实读文章跟听音乐类似,你的神、气是会被码字和编织音符的那个人挑动的。

当时以为,我跟刘建强只路数不同,无高下之分。很多年后,意识到刘建强比我高。我靠商业的积累解读商业的事,刘建强靠历史的积累,靠商业之外的积累,解读商业的事。就像我学围棋日久,成了高手,人家学象棋的,初一下围棋,居然也是高手。人家通了,我就未必。

陆游说:“汝欲学作诗,功夫在诗外。”太极的二师兄陈十田是个画家,5年前找到师父要学太极,问他为何,说,我要在画外找功夫。这是另外一层次的内功。老子说,大象无形。历史怎么就跟商业整到一起了呢,太极怎么就跟画画通得上呢。这难靠逻辑因果推导,可以看相关性,类比。有点大数据的意思。

算机缘巧合,我近几年因病求于中医,渐对传统文化上心,每天听老师的讲经,已4年,去年练太极,每天坚持,且在练之前读一遍道德经。渐渐,我似乎也会了刘建强那一套。绝非有意为之,而是不自觉、像牛甩起尾巴扫蚊子的本能,用传统文化那一套看商业。

比如《周鸿祎老了吗》,这个问题,大多数人的分析都从商业本身的角度,产品如何,公司如何,策略如何。我就自然的避开商业,从人的心性修为入手,试图从上往下看,似有尽收眼底的感觉。所谓产品、公司、策略,是结果,心性变化的果。再比如《阿北和唐岩》、《马化腾的水性pk马云的火性》、《创业者,你是马、马夫、还是主人》,都如此。不少行内读者觉得受启发。

现在觉得,商业上的东西,都是72绝技,招式;心性上的东西,是内功。商业上千变万化,心性上才是源头。

心性这东西抽象,它产生作用的方式,是“心法”。这东西可以说是最重要。

学太极就知道,若不学心法,那学再多套路,不管用,白学。心法,就是你在行拳过程中,心如何起作用。比如,双手下沉时,意想把一个浮在水上的氢气球摁下去。一有这个心法,动作就立刻有神。用意不用力,意,就是心的运动。太极大师黄性贤说得更透彻,动心不动手。太极一路走下来,手不是自己在动,是心在动,手不知觉中跟着。做到这个,太极的妙处才出得来。

说太极是个比喻。心为君主之官,号令脏腑与肌体。释加牟尼更无余地,说“一切法,由心想生”。心外无法。

李学凌是在当年引我入媒体业的恩人。03年我们边走边聊天。他小时候,放学回家,父亲就老问他,今天有没有什么问题。他父亲坚持,若上课后没新问题冒出来,那课就白上了。等李学凌做了记者出去采访,无论对方是谁,习惯上来就质疑。

当年我把这个当故事听。后来明白,这是心法。这跟什么产品、商业、策略啊都不直接相关。就在于你的心怎么运作。遇到一个事先想它有什么不合理。凡事可批判,批判是学习的捷径。李学凌本科是哲学,一路做名记、做管理、创业再上市,我以为是心法在护航。有点像老子说的道,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大象无形。

马云为什么感染力那么强。一呼百应。他跟其它CEO有一个大大的不同,其它人出来说话都务实,说产品、说数字,就事论事。马云喜欢说哲学,背后常有心法。就算他说商业,背后常常有条隐线,同时也在说心法。听他的话,有意无意在长内功,自己感觉得到,这是魅力之源。马云喜欢太极和道德经,不是偶然。

再务实、再低调的CEO,虽不在外面讲心法,但一定有心法。有次马化腾接受采访,无意说了一句,我印象深刻,以为就是小马哥的心法之一。他说,“只要埋头过完自己的坎,自然会有人分心落后。”小马哥说那么多关于产品的东西,可能都不如这句来得本质。小马哥只是用自己的语言,说出了一句古已有之的上乘心法:内求而不外求,求心而不求人。把这句记心上,事事照办,必能长内功,无论做什么。

再回头说做记者。

前面说3个阶段的内功,都是低层次的就事论事、头痛医头。这3种内功,加起来也抵不上一个心法,爱。打心底爱这个职业,是能坚持下来、不断进步的无上心法。3个阶段的历练,是被爱催生出来的,在爱面前,它们只是外化的技巧。

爱,不是随便说的。

当年考大学,我第一志向是人民大学新闻学院,中国最好的新闻学院。那年人大新闻在四川不收理科生,我才选国际经济。大四找工作,当年如日中天的南方周末所在的南方报业集团没在人大开招聘会,我临时得知北大的招聘会,下雪天骑着破自行车去北大交简历。可没得到面试机会。

新加坡国立大学硕士毕业那年,一群同学在海边聚会,围一起,说各自打算。同学们基本都说要去美国,或找个大银行之类。只有我一人淡定说,我要回国,做记者。

那年南方报业在人大开招聘会,我托人大师妹代交简历,看发榜,第二天笔试的名单里有我,于是坐当晚飞机飞北京,早晨落地,直接到人大进考场,记得很清楚,坐我旁边的是个港大的美女。然后住在人大旁边的招待所等面试。可惜还是没要我。

更多细节不一一说了。11年一直磕磕绊绊,直到2年前辞职离京,躲到一个能买得起房的小地方做自媒体,准备好了今后都清淡过活。

最近忆起往事,才明白,什么经济学管理学、什么创业经历、什么空降兵和公司政治、什么传统文化,都是表面。只要我爱这个职业,就会逢山开路,遇水架桥,见鬼杀鬼,见魔降魔。就像两个恋人要分手,说什么深刻的理由都是借口,一句话,不爱了呗。

爱,是无上心法。

比如这篇文章,看到的记者肯定多,感动和受激励的多,能照做的,肯定少,估计一个都难有。爱得不够深,明知是这条路,也不走。

梁宁喜欢说一个词,心力。做出大事的人,心力无比强,心力就像源源不断的能量来源,支撑一个人数年如一日的精进,做出旁人看来难以想象的事。

心力背后源动力是什么?可能是羞,可能是怕,可能是荷尔蒙,可能是好奇,凡此种种,我以为都抵不过爱来得丰满和持久。

乔布斯有两句话,一句stay hungry stay foolish,一句follow your heart。哪句是枝节,哪句是根本?

根本当是follow your heart。投身于心看上的东西,会容易做到谦卑若愚,求知若渴。若是不爱、不在乎,逼着自己hungry和foolish也做不到。Stay hungry stay foolish虽然也可以看做是心法,但不究竟,只是最上层心法的一个副产品。

心法分两种。一种是指导身体层面,形而下,比如刚才说的太极心法。一种是指导做人层面,形而上,比如老子说的上善若水。没形而上的心法筑基、保驾,形而下的心法再好也没用,还容易出错。比如,做人不能上善若水,练什么功都快见瓶颈。

我07年练过形意拳,刚开始那半年,身体很棒,走十公里都不累,越走越精神。就开始放肆,觉得可以随便折腾。于是就写书,白天上班,晚上熬夜写书,写的又都是些阴谋。半年后,书写完了,人也废了,大病不起。当时一心一意都在书里,没察觉身体在透支。以为每天练拳,熬夜也无妨,不踩刹车。

那一病就让我明白,练拳不练功,到老一场空;练功不修心,更惨,不到老就废掉。你不修心,不时刻照看心,练什么功都不管用。

后来看到金庸在天龙八部里的一段,扫地僧说,若无相应的佛法修为,绝技练得越多,死得越快。当时心里一咯噔,后背冒冷汗。我花了一年生病,一年养病,才明白这个理。功夫越好,越迷信功夫,越肆无忌惮,为所欲为,越早着魔。把戾气、傲慢化掉,才有平安。这个话,创业者要听进去。

去年我胆敢再练太极拳,因为师父一上来就说,什么时候性格变了,太极才算入门了。性格怎么才能变,靠修心来化它。有暴戾之气,通不了太极。古时候的师父,看到虚浮之气的年轻人,不教他。不但教不会,就算学点皮毛,一定惹事,被人打个三长两短,害了他一辈子。

黄性贤说,做人到哪里,太极就到哪里。练太极,大松大柔,是在化性。你心都没松柔,身体怎么可能松柔。太极不好学。那些硬朗的拳倒是好学,心本来就硬,拳自然就硬,越来越硬,刚强而亡。外行人不免觉得这些话太玄乎。身在其中,就知道不是虚言。

近来也是有意无意的看上道德经,每天练拳前读,冥冥中觉得道德经跟太极是一个东西,经文跟拳理能对上。说起创立太极拳的宗师,不外乎陈王廷、张三丰、戚继光等等。但创立有形的拳,只在招式、气血、经脉层面,算不得祖师爷。这些东西的背后,要依据更高层次的统帅、源头,即哲学、心法,这些东西早已有之。我以为,源头在老子那里。上善若水,阴极阳生,柔弱胜刚强,无为而无不为。

扯远了。归纳就是2句话。第1,干自己爱的事,其它的都不是问题。第2,人生在世,除去修心,别无出路。

想打赏,加峰兄微信 chengl 转账

拱手。相望于江湖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33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