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势而动,也有生命力

孕峰 2016-06-14 22:07 阅读:11
摘要:哲学,是分层次的。低层次的哲学,会被高层次的哲学驾驭。每个层次的哲学都有其局限性,也都会被相对更高层次的哲学所救治。我见过的诸多初有成绩就自命不凡、言行偏激的人,都是因为在低层次的哲学范畴里孤芳自赏,

哲学,是分层次的。

低层次的哲学,会被高层次的哲学驾驭。每个层次的哲学都有其局限性,也都会被相对更高层次的哲学所救治。

我见过的诸多初有成绩就自命不凡、言行偏激的人,都是因为在低层次的哲学范畴里孤芳自赏,坐井观天。

举个小例子。

顺势而为。这四个字被诸多大佬推崇,几乎成为创业圣经。当然,它从古至今都是一个哲学概念,自我成立,现代被用于分析创业,只是牛刀小试。

阴阳。这两个字虽未被大佬们提及,但也深入人心,老百姓日用而不知。这也是哲学概念,天地、男女、高下、日月、矛盾、身心、是非、恩怨……是我们理解世界和自然的基本框架。

阴阳的哲学涵义,最基本的就是,对立方永远共存,有一阴必有一阳,有一阳必有一阴。这个世界是在对立双方的斗争、互动、互补的过程中被推动向前的。

阴阳和顺势而为,哪一个的哲学层次更高?我以为是阴阳。

若用“阴阳”的哲学理念来驾驭“顺势而为”,那就有一个自然的结论:

顺势可为,逆势也可为,顺势有多大的为,逆势就有多大的为。从你的立场看见的是一种势,从我的立场看见的就是另外一种势。虽然我们的做法完全相反,但你是在顺势,我也是在顺势。你是天,是雄性,自然自强不息,我是地,是雌性,就自然厚德载物。所谓不同的“势”,只是立场不同。

继续举例子。

比如“免费”,是不是目前互联网所推崇的“势”?但若逆势而动,收费,那是否就必定完蛋呢?

峰哥37岁生日这天,一个人在大理古城的街道上閒逛。一眼看上了一个休閒背包。摊主说,是西藏来的,藏民用耗牛的毛,纯手工製作,600块,不讲价,一分钱不能少。

其实我很诚恳的希望给自己一个生日礼物。但犹豫了几分钟后,我还是空着手离开了。一个包,600块,太贵。况且,我还有其它的包,虽不是特别喜欢,但还可用。

第二天,我从购物的欲望里解脱出来,从“给自己一个生日礼物”的潜意识里走出来,便就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明智的决定。若是昨天买了那个包,今天我便会后悔了。

同时,我也感谢那个摊主和那个未谋面的藏民。他们都应该是有坚持的人,不妥协。这个包就值600块,一分钱不少。只会属于那个坚决认为这包值600块的人,不委屈求全于那个并不是那麽需要它的人。

若他们不是这样坚持,便宜也出手,比如200块,俗称低价倾销,那更多的藏民的时间就会搭进去,他也许就没更多时间陪家人,或者没足够时间把一个包做得尽善尽美,能让我一眼就看中。更多的耗牛毛会被割掉,也许更多牛被宰杀。那麽诸如我这样的城市人就会多拥有一个可有可无的包,而我的旧包会被抛弃。

你看。从做大经济规模的角度,免费和低价是好的,但从提高整体生态的品质上来看,坚持高价的价值更长远。那个摊主和藏民可能没能从我这赚到一些钱,但他们在自己坚持的方式和节奏上,稳步向前。他们并无迷失。

你会说,物质世界的逻辑确实如此,但精神世界的逻辑不是。做一个包,要耗费自然资源,所以高价能节省资源。但多做一份音乐的拷贝,多让一个人使用一个APP,所需要额外耗费的资源接近于0,所以要鼓励免费,鼓励消费,鼓励交易。这才是“免费”在数字世界、在互联网时代成为“势”的原因。

有道理,但只是一方面。我们来看另一方面。

这是来自我一个朋友的完全真实的事。她不在中国大陆。

她本是商业记者,后来做博客、自媒体。她在自己领域的地位出类拔萃。她的做法与“免费”策略背道而驰。免费的本质,是一种“0成本”策略。而她的策略,是“高成本”,但凡需要取得她关注的公司,必须提供相对其它媒体更高的成本。第一,CEO或灵魂人物必须接受独家採访。第二,收费高于其它媒体数倍,并且,不做任何承诺。也就是说,公司付费买的只是她的时间。你即使付费,她也可能批判你。

其实单就第一点,就是极高的成本。大多数CEO的专访是很稀缺的,而且因为企业要同时顾及到跟其它媒体的关系,所以除非特殊情况,不会安排CEO针对某单一媒体出台。

我问:为什麽要设立如此高的门槛?为什麽不能实施低成本策略,儘量多的接触客户,发佈信息,有了更多的读者和影响力后,再向某些客户收费?

她答:你说的这个也是一种方式,但我的方式也同样有效。要求CEO的时间和不给予任何承诺的高额收费,这两样能保证一点,只有当这个企业真有大事时,也只有当这个企业认为这个大事非我不能把它有效解读和传播时,它才会找我。这就帮我过滤掉了绝大部分无效需求和低质量信息。我就会一直会比较轻易的占据这个领域的制高点。并且,这个策略会不断加强我的地位。

我一直对她的这个回答印象深刻。请注意,她的做法的背后,是一套与免费或低成本策略截然不同的但有效的策略。

大量的免费用户也意味着大量的噪音、虚假的需求,你得从中找到真正的意见,找到用户真正愿意付钱的点和用户其实并不在意的点。

大量免费产品唾手可得,对此习以为常的用户开始习惯什麽都用一下,哪怕是在浪费自己的时间,尤其对于有“便宜不占白不占”习惯的中国用户而言。而一旦有更好产品,或者你开始收费或兜售增值服务,他们就一哄而散。你勾引他们浪费自己的时间,他们就浪费你的时间。

当然,面对小白用户,当其它产品都实行免费或者低成本策略,你要反其道而行之,很可能是死路一条。但在专业用户的领域,在2B的领域,胜算更大。

一个叫Peak的面向团队的产品,注册阶段就要填写冗长的信息,还要填信用卡,必须年费支付。这就叫MVP,“最小可行性产品”。这会从一开始就能验证清除你的产品是否有真的需求,属于“精益创业”。最好验证MVP的方式不少看是否有大量免费用户涌入,而是看是否有用户越过重重门槛注册,付费。

最开始认可你的这小群用户就是核心用户,他们会帮助你打造之后的产品,形成最好的社区氛围,最优质的种子用户。

峰哥发起的“私人董事会”也是如此。在没任何实体、相关经验或者承诺的基础上,每个人先交纳1万块年费再入会。但这样一个看起来高的门槛,过滤掉了混子。只有这样的人才会买单:既对峰哥和峰哥的读者群有信任,更有真实而迫切的需求。

这也算是一个案例:只有收费、高门槛才可能成,免费或0成本就很可能搞砸。

当免费越发兴盛,高成本策略就有了越来越大的空间。噪音越多,对天籁之音的渴望就越强烈。这就是“阴阳”的哲学,物极必反。

就算在小白用户的领域,收费或高成本策略的益处也很大。若搜索引擎收费,那就应该不会有那麽多的虚假广告混在其中。若文章收费,那就应该不会有那麽多的软文。若社交网络收费,那就应该不会有那麽多的无聊且上瘾的游戏推广。若网游收费,那就应该不会有那麽多不公平的规则以及那麽多花钱到疯狂的人。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互联网的“免费”只是表面的,充其量只是一种“延后收费”。你迟早会付出代价。比如,看到了一个假广告,买到了假药,玩了一个游戏,浪费了时间,吸收了一个虚假的信息,被洗脑……

说白了。人们为了省一点钱,把其它更宝贵的东西出卖了,把自己的生活搞砸了。

当然,这几乎难以改变。就像将来会被用来摧毁人类的核武器和生化武器一定会被人类发明出来一样。

3年前我问王兴:科技越发达,人类就越临近灭亡?

他回答:是可能。

我又问:那你还坚持在科技行业里创业的原因是,这个趋势是个人无力阻挡的,那就不如跳进去感受它。

回答是:对头。

最后,让我们回到大一点的话题,“顺势而为”。当然,我还是从相反的角度来说。

其实,最大的成就者并非就是中国互联网里所理解的那个“顺势而为”。你要先看到一个势,才能顺势,前提是势已经起来了,但势是怎麽起来的?

小米掘起原因之一是雷军看到了智能手机的换代,但智能手机掘起这个势是谁造起来的?

最大的成功者都不是我们目前所理解的那个顺势而为,而是造势的人。Jobs用触屏革命了手机,是在顺哪个势?Pages在学生时期的算法创新奠定了Google的根基,是在顺哪个势?Musk忽然想起来要造一个快N倍的火车并且送人上火星,是在顺哪个势?

他们面前,并没有什麽现成的可借助的“势”,甚至,他们想做的事,有着很多现成的巨大的壁垒,比如用户习惯,他们是在“逆势”。

他们为什麽如此成功,因为他们没想要顺什麽现成的势,而是顺“人性”。这裡的人性有两层含义,第一层是自己的心声,呼唤,完全内在的而不是外在的,任你风吹浪打,我自孤舟一叶。第二层是广义上的人性,比如人更习惯触摸而不是敲打。这需要Jobs那样的深入人性的功力。

所以我一直以为,讲顺势而为的人,是看外在的,他们更多像投机客,可以成为大佬,但不能成为宗师。顺势而为,本质上,是跟革命性的创新背道而驰的。

顺“性”而为的人,才是看内在,他们要麽成为疯子,要麽成为一代宗师,平地起风云。

不一定要做风口上的猪,也可以做逆风起舞的大雕。只要它顺乎你的人性。

最后,再回到更高一级的“阴阳”。其实“性”也分好坏。人性里有善,也有恶。顺恶性,一般会发迹更快,因为诸如贪婪、愤怒、痴迷,更容易让人把持不住。顺善性,就有点“逆势而动”的意思,激发它和坚固它相对费力。

个人而言,逆势而动更符合我的人性。所以在这个嘈杂亢奋的年代,要閒云野鹤,要风轻云淡,要培育善性,要独立放歌。

再过十年,看谁骑鹤立云端。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1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