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性道德”是怎么大面积崩溃的

王海涛 2016-06-14 22:05 阅读:21
摘要:连着几天,有3个男人的“光辉形象”崩塌。这3个人,分别是导演王某某,南京的企业家严某某,还有一个所谓的经济学家金某某。王某某被警方披露连续3天嫖娼;严某某被原来的秘书在微博上曝光性骚扰;金某某被人拍到

连着几天,有3个男人的“光辉形象”崩塌。

这3个人,分别是导演王某某,南京的企业家严某某,还有一个所谓的经济学家金某某。

王某某被警方披露连续3天嫖娼;严某某被原来的秘书在微博上曝光性骚扰;金某某被人拍到在三亚海滩“艳遇照”。

王某某的事儿,很多人会认为是一个法律问题,毕竟是惊动了警方的事情。但法律问题一定首先是道德问题。

严某某的事儿,如果那个女秘书所说属实,其行为则在道德与法律之间。

金某某的事儿,基本上是一个道德问题。

所以,归纳起来,这3个男人,都出了道德问题。于是,他们在网上引发了海量的围观。

是的,在当下的中国,一般情况下,如果一个名人的“性道德问题”被曝光,那他不可能逃脱被消费被嘲笑甚至被骂的命运。这一方面,是因为道德问题具有“娱乐性”,另外一方面,是因为当下的中国,是对人的“性道德要求”最高的年代。

当下的中国,是对人的“性道德要求”最高的年代——这个说法,肯定很多人不认同。当我做出这个判断的时候,我也很惊讶。

估计,很多人都会认为,当下是中国人于性的态度,是史上最开放的年代。但某种角度看,这可能是一种误解。

不妨拿当下与100年前相比。100年前,社会对于嫖娼这样的事情很宽容的,那时候男人用嫖娼、纳妾的方式,解决性问题,是合法的。就拿党的创始人之一的陈独秀说吧,那可是北大教授,著名学者,他的嫖娼故事是相当“惊人”的。嫖完之后,继续当学者,继续著文论政,甚至,后来还成为党的创始人之一。这么说吧,那个年代,让当下的很难多人羡慕——比如王某某严某某金某某最近的“事儿”,在100年前,根本不是事儿。

那么,如今要是一个北大教授著名学者嫖娼被曝光,那他基本上就会断送自己的学术生涯和职业生涯。这不仅因为现在嫖娼不合法,更因为网络年代,方便了大家进行道德审判。这些汹涌而至的道德围观和道德审判,足以让这些出事儿的“社会名流”的光辉形象瞬间崩塌。

所以,张国立在电影《手机》里出轨被曝光后,由衷感叹:还是古代好啊。

古代不是个事儿的事儿,现在是个事儿,根源在于,男人的本性从来没有“提高”,但是法律和道德以及信息技术,对他们的监管“严厉”了很多。

所以,当下的许多性道德问题,就是人民群众日益提到的“性道德要求”与人性完全没有提高之间的矛盾。一想到此,我就对围观王某某、严某某、金某某就兴趣不大了——他们花钱泡妞或嫖娼,又没花我一分钱,也没什么公害。所以,在这篇文章里,我连他们的名字都不愿意提及。我希望自己做到,对于这些人的“下半身”问题,努力不做一个道德围观者。

原因是,我发现在人性没有、也不可能有任何改变的情况下,1949年以来,从法律和道德层面,这个国家对男人的性道德突然大幅提高了要求。男人在这个年代突然性道德大面积崩溃,不是因为他们变坏了,而是因为,这个社会的某些方面正在试图回到从前。从前是什么样的呢?从前,就是金瓶梅的时代。

总之,当年那种在各方面建立一个“理想社会”的努力,已经全面在向人性妥协,甚至是狂奔而去。

看一看“问题官员”大多有“性道德问题”,你就会相信,我们从“西方文明社会”引入的一夫一妻制,已经率先在某个组织里破产。而且他们早已从财务角度角度规避了“嫖娼”恶名:以不定期结账的方式,将女人变为情人干女儿,以定期结账的方式,将女人变为二奶三奶若干奶。

从这个角度来说,王某某严某某金某某最近的事儿又有什么好围观的呢?

【文/王海涛】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2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