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桶挑战:完美策划之下的绝望

王海涛 2016-06-14 21:51 阅读:8
摘要:冰桶事件的发生,缘于“渐冻人”对生命的绝望;冰桶活动的病毒式蔓延,缘于它具有强大游戏性质和娱乐功效。渐冻人的绝望是这样的:即便在美国这样一个发达国家,患上这种病的人,在头脑清醒的情况下,也只能眼看着自

冰桶事件的发生,缘于“渐冻人”对生命的绝望;冰桶活动的病毒式蔓延,缘于它具有强大游戏性质和娱乐功效。

渐冻人的绝望是这样的:即便在美国这样一个发达国家,患上这种病的人,在头脑清醒的情况下,也只能眼看着自己的身体渐渐失去知觉。

它是一个不治之症。功成名就的科学家霍金,已经因为这个病症,在轮椅上几十年了。

发起冰桶挑战活动,意在引发社会对渐冻症的关注,并为病人募捐。由一个沉重的话题而发起的活动,往往很难引发广泛的关注。但由于冰桶活动具有“爱心”、“点名”、“挑战”、“名人”、“冒险”等因素,在移动互联网的助推之下,引爆了“娱乐性”。

很多人在消费名人冷水浇头的时候,可能根本不知道也没兴趣知道渐冻人、渐冻症、ALS等等。也因此,这项活动被一些人质疑:一个本来沉重的话题,被娱乐化了。在这种批评者看来,娱乐化,就是浅薄化,从而跑偏了。

娱乐化,没有什么可怕,并不必然消解“问题”的沉重。努力在现实中寻找“乐趣”,是人性之一,是人们对抗沉重的重要办法。

无论是马航失联事件,还是某报社门前有人能集体服毒,在互联网上都有人从中找到“娱乐视角”,加以调侃。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这种娱乐式关注,是关注的一部分,照样会对“问题”的责任方产生压力。

严肃探讨问题,由于其专业性,导致很多人无法参与,往往只能局限在较小的范围内。而娱乐化之后,降低了关注问题的门槛,使更多人与问题关联。相当一部分为娱乐而来的围观者,会不由自主地追问一句“为什么”。

相信,近来,因为冰桶挑战活动的娱乐化,会导致网上对“渐冻人”等关键词的搜索增多。

搜索之后大家发现一个残酷的现实。这个罕见病,因为发病率不高,医药企业没有研发相关药品和治疗方法的动力。感冒不足以致命,但无数的药企研制生产治疗感冒的药物,渐冻症足以致命,却因无利可图,不足以调动相关方面的积极性。

这与抗蛇毒血清类似。一个人若遭毒蛇咬伤,最有效的治疗方法,是到医院找到这种抗毒血清。但是由于被毒蛇咬伤的人太少,药企不愿生产这种药品,医院也很少有储藏这种药品。

为渐冻人募捐的冰桶挑战活动,因其高度的娱乐性,难得地引发了对渐冻症的举世关注。但是,这种关注会给谁带来压力呢?药企会因此投入更多的研发力量么?不会。企业是逐利机构,资本有冷血的属性。

即便已经有了“世界渐冻人日”,尽管有了霍金这么著名的科学家示例,尽管据说全球每90分钟夺去一个渐冻人的生命。这些都不足以唤醒任何一个国家的“资本家”——因为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可以赚钱的生意。

市场不是万能的。从这个角度来说,得了罕见病的人,如果没有足够多的钱用以维持,无论在美国还是英国还是中国,基本上等于绝望地坐以待毙。

那么,冰桶挑战活动,到底在挑战谁呢?最后,我们会想到政府。似乎只有政府既具备巨大的力量,又“不以赚钱为目的”。但罕见病患者,由于只是极小的一群不幸者,他们掌握的“选票”,少到可以忽略不计。所以政府完全看不到或假装看不到他们的绝望。任何一个政府施政的姿态,总是倾向于讨好多数人的。

冰桶挑战活动,是一个少数人的悲剧以一种特殊方式,激发出的多数人的狂欢。这种狂欢持续越久,越能映照出某些方面的冰冷,这些冰冷者的姿态,就是看不见或假装没看见。从进化论的角度说,如果没有政府“兜底”,那些占人口极小比例的绝症患者,已经陷入了被“淘汰”的命运。

冰桶挑战活动,作为一个策划,已经成功到完美无瑕,但市场和政府对于渐冻症的态度,仍然不值得乐观。这个活动给我们展示的就是这样一个图景:有些人绝望,有些人娱乐,有些人无视。

如果把渐冻症看作一个象征的话,我们可以发现,类似渐冻症的现象还有很多:极少数人,因为极个别的原因,求告无门,陷入极度绝望。他们的声音被忽略,甚至被屏蔽,他们的命运要么是接受现实坐以待毙,要么是以极端的方式,向这个世界告别。在彻底绝望之前,他们也可能会有一番策划,但能策划出一个举世关注的活动的可能性,完全没有。

(文/王海涛)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