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偷官的唐水燕,算女侠吗?

王海涛 2016-06-14 21:45 阅读:36
摘要:出身农村的唐水燕,小时候的理想是当一名警察。在22岁的妙龄季节,她成为一个贼。据她自己所说,她专门偷窃官员的办公室。如果不是她落网,我们很难有机会听她描述,她在官员的办公室里看到的景象:大量的名酒、好

出身农村的唐水燕,小时候的理想是当一名警察。

在22岁的妙龄季节,她成为一个贼。据她自己所说,她专门偷窃官员的办公室。

如果不是她落网,我们很难有机会听她描述,她在官员的办公室里看到的景象:大量的名酒、好烟、购物卡、奢侈品、珠宝玉器和贵重药材。

2006年春天,一个老乡“姐姐”带她溜进一座政府大楼。在撬开一间厅长办公室大门,又打开里面的小门后,唐水燕看见那里到处都是烟酒礼品,“凡是有空的地方全部填满”。

那天,她和“姐姐”拿走了90多条香烟和近百张购物卡,不得不拖着一只麻袋离开。这一次,她分得5万元。

之前,她曾在鞋厂打工,估计,当两年工人,她也不会有这一天挣的多。

“我从来没见过那么多钱,想都没想过。”高中因病辍学后,她到东莞做鞋厂刷胶员,那是“彪马”牌,卖几百元一双,她知道,这和她没什么关系,脚上的鞋不过几十元,穿得快破了。

你可以想象,这样的反差,让她对于偷窃难以罢手。

2007年,唐水燕开始单独作案。

她知道自己偷的是“不义之财”,因而显得理所当然。她甚至带着相机去偷窃,只为拍下的偷窃现场。在这些年的偷窃过程中,她养育着一双双胞胎女儿。

她看上去瘦弱矮小,进出政府部门的大楼,很少引起人的警惕。有一次,保安看她拿着大包小包从办公室出来,还热情地帮她把东西搬到出租车上。

8年里,她只有一次被抓了现场,但“受害人”否认遭窃,她很快就被释放。作案时,她并不特别紧张,因为在她看来,如果屋里的礼品很多,即使有人进来,也不敢报警。

但是,她终于还是被抓了。在2012年之后,唐水燕发现,“干净的办公室”越来越多了。这与换届和八项规定有关。官员们的好日子似乎突然终结了,唐水燕的偷窃生涯,也走到了尽头。

唐水燕的生存方式,是一个尴尬:官员的职责是为人民服务,官员的办公室,怎么会藏着大量的不义之财呢?那些官员固然干了坏事,但都是私下干的,唐水燕却把这些坏事公之于众了。

在传统的文化中,夺走别人的不义之财,这样的行为,具有有一定“侠义”性。在故事里,在评书里,我们读到和听到的侠客,有些就是这样的梁上君子。贼吃贼,越吃越肥。

我们不仅不去谴责这样的贼,甚至会为之叫好,因为他的偷盗,在一定程度上惩罚了“坏人”。

既然我们拿那些贪官没有办法,现在有人私自“惩罚”了那些贪官,我们自然就有了一种“出气”的感觉,在拔高一些,这种偷盗,简直是“替天行道”。

梁山上的“替天行道”的大旗,不就是这样意思吗?朝廷昏庸,官吏贪爆,老百姓没有办法,梁山好汉来“主持正义”嘛。黑吃黑、恶人自有恶人降,就有了一定的正义性。所以,尽管梁山上大多是杀人越货的强盗,但是民间还是把他们叫做好汉和英雄。

即便是古代,类似唐水燕的行为,也是这朝廷的尴尬——梁山必须被剿灭,维护公平正义的权力,必须被朝廷垄断。侠客无论是铲除贪官污吏还是惩罚不义之人,都是对朝廷权力的僭越。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36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