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债务风险到底有多大?

梁海明 2016-06-14 21:36 阅读:32
摘要:国际投资机构、国际评级机构总是“惦记”中国的债务问题,每隔一年半载就拿中国的债务来说事。标准普尔、摩根大通等国际机构,日前再次对中国企业债风险发出预警,指中国企业债规模已经超过了美国,成为全球未清偿非

国际投资机构、国际评级机构总是“惦记”中国的债务问题,每隔一年半载就拿中国的债务来说事。

标准普尔、摩根大通等国际机构,日前再次对中国企业债风险发出预警,指中国企业债规模已经超过了美国,成为全球未清偿非金融企业债务最多的国家。一些机构更认为,中国企业债未来将占据全球企业债需求的1/3,在经济下行压力及借贷趋紧环境下,中国企业债风险近期可能爆发。更严重的是,按照乘数效应来分析债务风险将极大扩展,一旦失控或会引爆中国式雷曼事件,对全球金融系统构成风险。

国际机构过度忧虑

虽然这些国际评级、投资机构言之凿凿,但依我看却是有些过度忧虑,甚至危言耸听。我认为近期乃至中期中国都不会发生债务危机,原因有以下几个。

其一,中国的金融系统与欧美不同。评级机构将欧美的标准全盘套在中国企业债问题上,很可能“水土不服”。

虽然在欧美国家,2008年以来爆发的危机的确以债务为特征向前演进,先是美国次贷危机引发债务危机,其后烧到美国的银行债务,继而蔓延到欧洲银行、政府债务,最终扩大成环球金融危机。但是,中国的金融系统远没有欧美国家先进,更未完全与国际市场接轨。中国的金融市场上,也没有大量出现欧美那种极其复杂的衍生产品,尤其是层层相扣的抵押式债务证券。因此,即使少部分企业债务出现问题,引发的可能只是涟漪反应,而不会是严重的蝴蝶效应。

而且,与欧美金融市场以私人商业银行为主不同,中国金融系统是以实力雄厚的国有银行为主,背后更有政府支撑。即使万一爆发债务危机,威胁到中国金融体系,中国政府也完全有足够的财力处理,不可能导致危机蔓延到全球。

其二,在中国,当央企、国企或大中型民企债务出现问题,乃至可能违约时,上级主管的国务院部委、地方政府、信托公司、国有银行往往会进行协调和沟通,通过诸如延长还债期、债务重组、以行政手段为企业增加订单等方式,尽力协助问题企业渡过难关,避免爆发债务危机。

其实,即使是小微企业也会“雨露均沾”,中国人民银行近期就采取诸如定向降准的方式,向中小企注入资金,规模之大更超出市场预期,令此前不少陷入财困的中小企微松一口气。不少地方政府也有相应应急预案,如浙江杭州市在7月16日施行《企业资金链风险防范与化解工作方案》,表示要及早介入财困企业,加大对其帮扶力度,避免引发风险。

其三,中国部分“僵尸”企业有序违约,并非坏事。企业债违大家并不乐见,但是,少数长期资金短缺、经营不良的“僵尸”企业如果能有序违约,在风险可控的情况下,并不是太坏的事。

中国政府正在尽力推动“市场化”,其中就包括金融业的利率市场化。容许经营不良的企业债务违约,有助于提高市场资金的使用效率:低效企业发行的债券收益率,将面临上调趋势,发债将成本大升,甚至发债落空;优质企业的发债成本则会降低,这也是国外成熟债券市场的惯例。这种不同风险类别的债券收益率分化,才能改变中国过去资金调配低效的情况,更有效地利用金融资源的配置来实现调整产业结构的宏大目标。

我认为中国短期内不会爆发大规模债务危机的最重要原因,则是由于中国监管层已经开始采取一些针对性的防范措施。当前中国企业2/3的债务是通过影子银行获取的,因此,自2013年以来,监管层出台了多份整顿商业银行的非标准化债权资产和影子银行文件,以加大监管力度,压缩银行非标准化债权资产规模,正在努力使影子银行实现阳光化发展。

在中国政府已高度警惕及防范影子银行风险的情况下,爆发大规模债务危机的风险就更低了。

建立有依可循框架

当然,中国政府要真正防范爆发债务风险,除了利用各种有中国特色的处理风险方式外,还须学习国外更加成熟的债务市场经验,例如大力促进利率、汇率市场化改革,以使价格机制在金融市场运行中起决定性作用。同时,应尽快建立一套与国际接轨的处理违约的公司、索偿权先后次序和进行债务重组的风险处理框架,以让中外金融机构及投资者有依可循。

此外,中国的债券市场最终要对外开放,更多与境外债券市场合作,例如与香港债券市场合作,这不但增加了中国企业的融资途径,令中国企业透过多元化融资渠道来减低风险,也可以更大地促进中国内地债券市场的成熟。(作者梁海明系香港财经评论员)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3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