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GDP增速和你没关系?

梁海明 2016-06-14 20:28 阅读:12
摘要:百度百家首发最新公布的中国第一季国民生产总值(GDP)是7.4%,虽然仍在合理的增长区间之内,仅仅低于全年7.5%的增长目标0.1个百分点,比前值7.7%也只低了0.3个百分点。但是,仍然有不少媒体、

百度百家首发

最新公布的中国第一季国民生产总值(GDP)是7.4%,虽然仍在合理的增长区间之内,仅仅低于全年7.5%的增长目标0.1个百分点,比前值7.7%也只低了0.3个百分点。但是,仍然有不少媒体、专家把这0.3个百分点看得太重,他们因此忧心忡忡地建议政府要刺激经济。

依我看来,这些媒体、专家其实是杞人忧天,他们喜欢通过放大镜去观察偏离官方增长目标值非常微小的幅度,这种做法实际上是非常可笑,也非常无聊。

在中国现今的环境下,读者实在无须太过在乎GDP增速的快慢。而且,我在这里必须坦率告诉读者,中国GDP增速快慢与普通读者没多大关系,读者去关心GDP其实是瞎操心。

GDP已不是政府工作首位

为什么我要这样说?原因也很简单,首先,新一届中央政府现在也没有把GDP的增速放在工作的首位。

可能有读者不知道,很多欧美发达国家,很早以前就没有将加快GDP的增速作为政府工作重点。而且,现代GDP估算系统之父、诺贝尔经济学奖金获得者西蒙-库兹涅茨(Simon Smith Kuznets),早就在1971年就已经指出,GDP不能完全衡量一个国家的整体效益。如果一个国家刻意追求狭义的、物质的经济福利最大化作为目标,并不利于该国经济的长远发展。

库兹涅茨的这番话,在43年后总算被新一届中国中央政府听到了,中央政府也开始与国际接轨了。如果读者有留意观察,在今年全国两会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就业、价格稳定和GDP"这三个目标是按优先级排列的,也就是意味GDP增长被列为最末的目标。

很多人都没有察觉到,中国经济已悄悄地跨进了结构转型的门坎,转向了由服务业主导的经济体系。也就是说,现在中国的服务业在经济中的比重最大,由于该行业的单位产出所需的就业岗位,比制造业和建筑业加起来还要多约30%。只要中国的经济未来一直由服务业主导,中央政府就无须把加快GDP的增速放在首位,通过加快经济发展速度来解决就业问题。

我列组数据读者看了就会更明白,中央政府在2013年初宣布全年要新增1000万个就业岗位,但事实上,尽管去年GDP增速没有"保8",只增长了7.7%,但去年全年却新增了1310万个工作岗位。换言之,在渐渐由服务业主导,由劳动密集型开始转向资本密集型的经济体系中,中央政府既然可以在GDP增速在7.5%左右,实现就业目标,那么,中央领导层未来也可以非常游刃有余地、非常淡定地面对GDP的减速,而无须对GDP增速作为政府工作的重心。

经济增长缓减速可以有

至于部分媒体和专家学者,呼吁中央政府动用"逆周期武器",例如放宽货币政策去刺激经济。我认为那是有心害政府,至少也是好心办坏事。稍有不慎,还容易引发中国的债务风险、金融危机,这些专家学者将成为千古罪人。

这是我在危言耸听吗?当然不是!尽管当今有不少经济学家认为,低成本的资金(Cheap Money)如果利用得好,宏观经济会因此而获益。因此,他们呼吁政府可以大量印钞票以拉动经济快速增长。但是,这样做是不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呢?

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金获得者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E.Stiglitz)对此提出异议,他在其著作"freefall:America,free markets,and the sinking of the world economy"(《失控的未来》)中指出,监管部门长期维持超出实际经济所需的低成本的资金,长年累积下来,将是引发债务危机或者金融危机的根本原因。

如果读者觉得斯蒂格利茨"份量"不够,那么,宏观经济学的鼻祖约翰-凯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的份量足够大吧?他对这个问题的看法是什么呢?

可能很多读者会吃惊,凯恩斯虽然建议民众尽量消费、没有钱消费就借钱,借不到钱就由政府印钞票,以此来发展经济,他还提出"乘数效应(Multiplier Effect)"、"货币乘数"(Money Multiplier)以支持、发展他的观点。但是,请读者注意的是,凯恩斯早已经明确告诉他的徒子徒孙们,他理论的前提是"短期的",他并以"inthe long run, we are all dead"(长期,我们都死了)来告诉大家,他提供的是"没有明天"的经济特效药,短期有效,长期食用,那就会成为毒药。

这个教训中国不是没有过。上届中央政府为了应对2008年环球金融危机的袭击,大规模动用4万亿元刺激经济,虽然"保8"成功,能从经济暴跌中复苏,但却招致通货膨胀高涨、地方债风险大涨、尾大不掉的恶果,中国为此付出了太过昂贵的代价。

因此,为了避免重蹈覆辙 ,相信未来一段很长的时间内,只要GDP增长维持在合理的增长空间内,中央政府都会传递出这么一个信号:经济减速,可以有;大力刺激经济,没有。

民众无须太关注GDP增速

至于我在上文提到"读者再去关心GDP其实是瞎操心"的第二个原因,那就是GDP数据是为政府和专业投资者服务的,实在和普通读者没有多大关系。

为什么我要这样说?那是我知道很多读者并不大清楚GDP的"身世",在这里我给读者介绍一下。

GDP这个统计法是1930年才在美国问世的,当时主要是为了帮助美国罗斯福政府,了解"新政计划"(New Deal)能否成功改善造成美国股市下跌将近90%,25%的劳动力失业、数千家银行关门和生产力急跌的体系问题。GDP从一开始问世,就决定了和普通民众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而且,由于GDP这个数据是由政府绘制、统计的,政府绘制、统计这个数据时,主要是为了决定开支、评估各项计划的成效和系统的安定性,并不是为了要告诉普通民众跟他们个人财产相关的大事。

更重要的是,美国的GDP统计法在1930年创立后,不少国家纷纷跟随,将GDP作为一国经济健全与否的最佳指标。但是,在这里需要提醒读者留意的是,当时大部分国家,都属于以劳动力为主的产业型或农业型经济,而不是现在的服务导向型经济。这就导致了传统的GDP统计方法,已经无法掌握新的劳动生产力、劳动生产率的变化,加上没有一个统计法是在计算机问世后发展出来的,因此在计算机和网络高速发展使效率大为提升后,这种变化并没有反映在GDP的统计数字上。

看到这,相信读者应该了解到,这个GDP的统计方法,对政府、对投资者而言还有宏观意义上的参考意义,但对于我们普通读者而言,已经有点不合时宜了。

经济其实指的是什么呢?"Economics"最早是出自希腊文,意思是家庭和房子,很多读者一说到经济,就马上联想到GDP增长速度、工厂、生产,那是有所偏颇的。经济实质上包含了地球上的家园,内涵是如何让各个物种和谐相处,而不仅仅只是注重GDP的增长速度。

所以,请读者们现在告诉我,这个GDP还需要你仔细关注吗?你了解经济增长速度有什么用呢?读者还需要去斤斤计较经济增长速度,比全年的增长目标,多零点几个百分点,或者少零点几个百分点吗?(作者梁海明系香港财经评论员,著有《中国经济新政策与我们》)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阅读量: 12
0